魔道忘羡,曦澄,追凌get√
通常说会填的坑其实都不会填(立flag),文风清奇,文手界的一股泥石流
敢戳我雷点试试
抄袭死全家

【忘羡】述君情

*cp独忘羡,独忘羡,独忘羡

*转世续缘梗,看了狐妖小红娘有所感触,故事世界观有涂山跟苦情树设定。

*前世蓝忘机原作设定,后世云游道人,世称“含光道长”,魏无羡是半人半妖(狐妖)

*是刀是糖自己体会。

*屠戮玄武剧情有改进,在那里两人表白了。

*小学生文笔,逻辑已死有事烧纸,ooc注意。

*世界观跟原作没什么区别,但是人妖共存,最强大的妖怪是狐妖,有自己的地界,因为一些小妖经常被人类当作玩乐滥杀,人跟妖怪关系向来不合。

*故事一开始的时间线是转世汪叽遇到了小妖羡,小妖羡性格方面会比较像原著的幼年羡,一开始怕给别人添麻烦,之后就会活蹦乱跳了的放心好了。

————————————————————————————————

第一章————带回去

云梦夜市周围都是叫卖声,卖果子,卖布匹,卖鱼,即使烈日早早收回,整条街仍然充斥着热闹的氛围,人们熙熙攘攘的,耳边都是百姓在街道边杀价的云梦话,大喊大叫,纵使是蓝湛也微微觉得有些头疼。

应是不习惯当地风土。蓝湛心里如此想道。

蓝湛是姑苏人,十七岁前一直呆在姑苏的一座山上与师尊修炼,蓝湛一出生便失去双亲,是被自己师尊捡回来的。蓝湛为人生性冷漠,不爱过度吵杂的地方也不爱表露心思,除了师尊跟自己的一位师兄蓝涣相对较为亲近之外,对谁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现在出山已经有两年了,成为了一位云游道人,逢乱逼出,赐号“含光”,在出山后第一次百家夜猎一剑名天下,但性情不争,也不爱参加百家宴席,被世人称赞真正的名士。

跟随着风邪盘走到了阴气较重的山上,将附近居民所说的邪祟消灭后打算转身离去时,蓝湛便听到远处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笑声跟叫喊声。

返程的脚步顿了顿,修仙之人五感通敏,确认哪边发出奇怪的声响,以为是仍有邪祟尚未清理,风邪盘虽并没有显示附近有没有阴气,但远处的声响应不是无害的动物发出的,有可能是需要帮助的人或者是妖怪,蓝湛想了想,便走向声音的源头之处。

走得越近,声音越清晰,是两个男人的对话声,但说的话带有侮辱性,那两人越说越不堪入耳,蓝湛还隐约听到狗吠声,以及小声的抽泣求救声。

“这小妖居然怕狗?狐狸不就是狗吗连自己同类都怕哈哈哈哈!”

“给大爷俩吠一声试试!”

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

蓝湛躲到树后,离那两个男人不远,看见了两个穿着家族服装的修士,光看服饰应该只是小家族的修士,因为修为低下,只会抓些小鬼小妖。

“看我不整死你,阿财,去,引他下来。”一位嘴角稍歪的男人放下那只大狗脖子上的牵绳,大狗立刻跑到离蓝湛较远的树下吠叫,吓的趴在粗大树枝上的小狐妖竖起耳朵尖叫,即使吓成这样也死死不肯放开抓住树枝的手,生怕一个不小心摔下去被狗咬到。

那两个男人在一旁看着,仿佛看到什么好笑的事般笑弯了腰。

“这样还不下来?乖乖跟我们走,我们还能让你死得痛快点。看我的!”一位身材肥胖的修士说完便迈出步子往那棵树走过去,走到大狗左边,抬起一只腿就是一脚,这个修士力气较大,踹得树干跟上面的树枝抖了一下,树上的树叶被抖下来,小狐妖抱住的树枝也抖得让牠害怕,更用力抱住树枝,害怕得闭上眼睛。

蓝湛往树上看,习惯夜视的蓝湛一眼就看到小狐妖破烂衣衫外暴露出的伤口,密密麻麻的,都是鞭伤,看不到的地方肯定也有更多的伤口。这只小狐妖应该是被这两人抓住打算贩卖妖怪并且当作发泄工具。

实在是看不下去,蓝湛捏了一个剑诀,腰间的长剑带着蓝色剑芒飞出,飞到肥胖男人的视线中,划伤了眼睛下的皮肤,那个肥胖男人打算再踹一脚,殊不知眼前出现了带着灵力的剑,吓得向后滚了几圈,捂住眼睛下的伤口哇哇大叫。

长剑像根箭飞出去,却又拐弯回来,刺向旁边看戏的嘴歪男人,划了他左脸颊的皮肤。

“谁?给老子出来!”嘴歪男人吃痛地捂着左脸骂道。

蓝湛也不躲藏,他也不喜欢躲躲藏藏的行为,刚刚探到树后只是不确定到底是不是有害的妖怪而已,现在也立刻出来,召剑回来。

“含,含光道长?”肥胖的男人惊道。往地上滚了几圈觉得很没面子,站起来怒视从树后出来的人,却立刻变成害怕的表情。

“正是。”蓝湛为人不苟言笑,平时冷冽的模样不怒自威,现在浅色眼眸中带着怒气,周围气场亦冷上几分,吓得连两个修士不停颤抖,树上那只小狐妖一直将头埋进双手,不敢看外面的情况。

“那只小妖,我要了。”蓝湛指了指树上的小狐妖,语气平淡道。

那两个男人虽是有些不服,但仍然记得自己家主说得不能招惹名门修士,包括这位受不少家族拉拢的道士,立刻鞠躬说是,拉着那只大狗就走了。

等他们走远后,蓝湛就走到树下,那只小狐妖听到没动静了,慢慢将头露出来,原本耸下到脸上的狐耳朵移回两边原位,看了看树下的蓝湛。

“他们早已走远,下来吧。”浅琥珀色的眼眸看着狐妖,在夜光下显得闪亮亮的,展开双手想直接接住小狐妖。

轻风软拂,将狐妖的散发吹乱,但狐妖仍然直勾勾地看着树下人。

“......不,不要!有狗!”狐妖大概是没看见这么漂亮的人,呆了一瞬,但听到蓝湛的话,立刻用力摇头道。

“没有狗,狗也走了。”蓝湛继续耐心地跟狐妖说道。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救这只狐妖,但是看到他的第一眼,自己心里有一把声音说着:把他带回去,藏起来。

狐妖觉得这个漂亮哥哥身上莫名有种安全感,明明一直冷着脸,狐妖却一点都不怕,比起那两个笑眯眯抓住自己的人,这个漂亮哥哥要好得多,而且他自己也看得出这个哥哥并不想杀他。

如果他接住我,我就......

小狐妖应是跟那两人缠斗久了,双手早就没有力气,只是被吓得不肯放手,现在人一走,双手一放,小狐狸也掉下来,被蓝湛稳稳接住。

蓝湛接住狐妖,才发现他实在是太过消瘦,除了那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之外,其他的地方一看都觉得仿佛一捏就碎,这支狐妖身上有太多伤,得先去医馆给他看看。

如此想着,蓝湛就抱住这只狐妖走下山,狐妖刚刚死命抓住树枝,手臂力气早就没了,也懒得动,头靠着蓝湛的左胸膛,有些擦伤的右手抓着蓝湛的衣服,动了动狐耳,用余光打量着蓝湛,蓝湛一袭白衣,三千青丝整齐地绑了个发髻,干净得像神仙下凡一样,不染尘俗。

狐妖才发现自己身上有多脏,之前逃跑时又是爬又是滚,尘土汗水都粘在这身脏破到看不出原样的衣服上,这样靠着他的白色衣服肯定会被自己弄脏的。

“脏!我自己能走的!”狐妖立刻拉开自己跟蓝湛的距离。

“依你身上的伤肯定走不了多远,我们先去医馆,再去客栈。”蓝湛倒是出奇地不介意自己的整洁,感觉遇到这只小妖就好像生不了气一样。

狐妖应是知道自己这样也是逞强,对方也不跟自己废话说自己的伤受不住,要是再逞强的话也只是给他添麻烦,狐妖也不再挣扎,不过头不再靠着蓝湛,只是用右手抓住他的衣服做支撑。

走到夜市,不少人看见一个帅气的男人抱着个脏兮兮的小妖,纷纷回头看过来,蓝湛自然是不在意这些,狐妖之前一直都在逃亡,没注意这里的景色,现在看见这热闹的地方不禁好奇地左看右看,路过香气四溢的路边摊便猛吸一口气,咽了咽口水,蓝湛也看得出他饿了,便加快脚步走到一家听说口碑不错的医馆。

医馆的大夫都是年过六十,经验丰富的老大夫,看见走进来的两人只是看了一眼,不问是怎么回事,也不碎嘴闲语,只是将两人带到房间里,拿出医治用品手脚麻利地给小妖治疗,清理包扎伤口后便到柜台写药房递给弟子让他帮忙抓药。

“鞭伤摔伤打伤都有,我先给一些药膏给你,这药膏涂在打伤的肿胀处,这药膏是涂在鞭伤上面消炎用的,药膏早晚用一次......”大夫又说些叮嘱给蓝湛。

“这种病人现在已经越来越少见了,那些妖贩子也是够狠毒的,这小妖瘦得跟什么似的还折腾成这样。”另一位路过的老大夫看了看狐妖的伤感慨道。老大夫是一只鹿妖,头上有两只鹿角,但其中一只角很明显有被割断的痕迹,大概是回忆了往事,抓住狐妖能摸到骨的肩膀后放开,轻轻叹了口气。

蓝湛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心中有说不出的奇怪感觉,但下一秒就把这异样感抛诸脑后,付了钱,向大夫们道谢后,抱着狐妖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蓝湛突然想起还没问过狐妖的名字,出于礼貌便问道。

“记不太清了,好像叫......婴。”狐妖思索一回答道。

“......魏婴?”半响蓝湛才说道,他记起小时自己经常在梦里听见这个名字,姓氏好像也是魏性。

不知为何,狐妖听到这个名字后心脏莫名跳得很快,有股暖流往心里流去,好像曾经有个瞪了自己很久的人也用这种声音唤过自己的名字,呆滞了好一会,也记起了自己的姓氏好像确实姓魏,不过怎么叫他也无所谓反正有个婴字,知道是自己的名字便是了。

“嗯,以后就这么叫我也可以的。”魏婴说道,抬起头来对蓝湛做出一个笑脸。

“......”蓝湛看了会后,没有说话,脚步加快,想尽快找一家客栈。

一直东张西望的魏婴,并没有看见蓝湛微微泛红的耳朵。

————————————(蓝二哥哥被羡羡萌到了吗?)————————————

找到了家几乎满客的客栈,店小二看见魏婴身上的破烂衣服跟鞭伤,愣了愣才给两人准备一间房,蓝湛吩咐小二一回打两桶热水后再拿饭菜上来,给了药房跟草药让他煎药,多给了些银子小二,小二便点头应是。

“我去你怎么多了那么多钱啊?”一位妖怪小二看见那位小二给蓝湛带路后多了银子,惊奇道。

“客官给的小费,让我去煎药跟打水过去。”

“那是狐妖吧,那么小还那么多伤,应该是被妖贩子抓住了。”

“那白衣道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妖贩子吧,妖贩子穿得那么光鲜亮丽还抱着个脏兮兮的妖怪?怎么看怎么不合理。”

“该不会那个道人有什么奇异之好吧。”

“我怎么知道?去去去干活去别档着我煎药......”

——————————————

蓝湛将魏婴放到蒲团上,倒了杯茶给魏婴,魏婴不仅仅是饿而且渴得很,一轮下来蓝湛已经给魏婴倒了三四杯茶水,第四杯的时候魏婴才惊觉不好意思,便不再喝了,蓝湛再给他倒一杯,魏婴喝完之后再次强调不喝。

这时小二将热水拿来房间,顺便拿了些皂角皂豆还有毛巾给蓝湛,再问蓝湛需不需要新的衣裳。蓝湛回头看了眼魏婴,又微微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白衣。

“麻烦来一件小孩的衣物便好。”说罢给了小二些碎银子,小二立刻鞠躬道谢,也不再问下去。

将热水拿到洗浴间内,脱掉自己的外衣跟罩衣,撩起衣袖,调节温水,确认两盘水水温刚好便让魏婴过来,帮他脱掉缆缕的衣服,抱魏婴进水,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魏婴好像并不知道怎么洗澡,只是泡在水中一动不动,黑幽幽的眼睛盯着蓝湛看,蓝湛蹲下身子,用水瓢盛水倒向魏婴头上,魏婴条件反射闭上眼睛,抹了抹眼睛周围的水。

皂角的泡沫抹到魏婴的头发上帮魏婴洗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魏婴只是感觉奇妙,蓝湛的动作很轻柔,生怕自己弄疼了魏婴一样按摩着魏婴的头皮。

揉到魏婴的狐狸耳朵的时候他立刻将横着的狐耳拉下来,缩起脖子闪躲着,蓝湛以为是有伤口泼开泡沫查看,发现魏婴是笑着的,才知道原来只是怕痒,便再次揉起耳朵来,这次不再轻柔,力度稍微加大,不会让魏婴感觉很痒又能清洁耳朵。将头上的泡沫冲洗干净后盘子的水已经是黑色的了,魏婴的头发原本全是灰尘现在也变得干干净净,乌发黑亮。

蓝湛又抱起魏婴到第二桶水中,浸湿毛巾,拿起皂角搓了搓,帮魏婴洗身子,这次顾及到身上的伤口,力度比洗头时还要温柔许多,但每碰到肿胀出跟伤口,魏婴都会皱起眉头,全然没有洗头那样放松,当毛巾碰到膝盖跌伤的位置时,魏婴忍受不住这种刺痛感小声地叫了一声,推了推蓝湛的手,蓝湛只好作罢清洗着魏婴身上其他地方。

等到魏婴洗干净之后,两桶水已经是灰黑的了,水面上还有一些污垢跟薄油漂浮着,让人难以想象魏婴这次被妖贩子抓跟逃跑到底是怎么过的。蓝湛帮魏婴涂完药膏,穿好刚刚小二连带着饭菜汤药送来的黑衣,自己从乾坤袖穿上备用的白衣,便叫他吃饭了。

蓝湛是姑苏人,口味素来清淡,因为不知道魏婴喜欢吃什么,便让小二加碟鱼跟排骨,魏婴似乎是饿极了,拿着筷子双手握拳扒着饭,没办法,蓝湛只好拿个勺子给魏婴,又帮他夹了荤菜。吃得太快,不小心呛着了,放下饭碗不断咳嗽,脸颊咳得红彤彤的。

“慢慢吃。”蓝湛边说边倒水递给魏婴,魏婴缓了缓,放慢了速度。

之后蓝湛又一勺一勺地喂药给魏婴,草药又苦又涩,只喝一口就让魏婴五官扭曲,但毕竟是自己恩人用钱买的不能浪费,只能硬着头皮喝完,喝完一碗后苦味徘徊在口腔迟迟未散,蓝湛思索着以后事先买点甜梅。

“漂亮哥哥。”魏婴唤道。

“......不是。”蓝湛从未如此被唤过,否认道。

“可是哥哥没告诉我名字呢,我怎么知道要怎么叫你啊?”魏婴笑道,他天生一副笑脸,笑起来特别好看。

“蓝湛。”

“是那个‘含光道人’吗?”魏婴问道,不知打着什么小算盘。

“是。”

“那我叫你蓝大哥哥好了。”

“......师门有一位兄长,论辈份不能这么叫。”蓝湛注重礼节,对魏婴纠正道。

“既然这样我叫你蓝二哥哥好不好?蓝二哥哥。”魏婴也不顾蓝湛同意不同意,反正是他救了自己,以后自己就跟定他了。

“......买鞋。”蓝湛没有否认这个称呼,突然说道。

“啊?”魏婴不明白。

“下楼,买鞋子。”蓝湛指了下魏婴光秃秃的脚丫,刚刚小二只是买了衣服,并没有买鞋子。

“那我跟着你一起吧。”看着蓝湛站起来打算出去,魏婴也站了起来扯了下蓝湛的衣袖,抬起头对蓝湛笑道。

眉间带着笑意,笑起来更是灿烂。

蓝湛记得有个人也会这么对自己笑的。

“好。”蓝湛说道,看着魏婴露出来的双脚,将他抱了起来。

这一跟就是一辈子。

TBC.
先祝大家——˚‧(づ⑦₃⑦)づ·˚ 七夕快乐
终于肝完了,我觉得我是个废人了......回顾一下觉得文笔好烂啊woc!!不过说实话小狐狸魏婴真的萌到我了,那两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啊啊啊!耸拉下来的耳朵真的很可爱!

安利大家去看国漫《狐妖小红娘》后期真的哭死你,又虐心又搞笑,音乐也很精美后期进步很大,是一部慢热番希望大家慢慢看。

其实这篇文,回忆杀跟后期才是剧情作为主要,有回忆杀(被原作支配的恐惧让我情不自禁地......),回忆杀有车,现在是转世,故事前期只是小甜品而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评论(4)
热度(47)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