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曦澄,追凌get√
通常说会填的坑其实都不会填(立flag),文风清奇,文手界的一股泥石流
敢戳我雷点试试
抄袭死全家

【忘羡】述君情(二)

*cp独忘羡

*转世续缘梗,体型操作有,年龄操作有。本章前期小羡羡后期少年羡。

*世界观跟原作差不多,但是这个世界人跟妖共存。

*蓝湛前世原作设定,转世为云游道人,魏婴前世狐妖混血,九尾天狐,转世变成一只不会法术小狐妖。

*此文又名《童养媳养成记》,《转世老婆别放手》,《蠢萌狐妖,要翻身!》【不存在的】

*是刀是糖自己体会。

*本文章时间跳跃快,文笔废,无脑言情,ooc慎入,逻辑已死有事烧纸,不喜欢请点右上角,请勿撕逼。

——————————————————

第二章——想跟着你一辈子

将背上的蓝忘机放下,小腿肯定已经骨折了,得先固定好。

“有绳带子没有?诶,你抹额不错,来来,摘下来。”一位扎着马尾的少年,不顾蓝忘机同不同意,一把扯下蓝忘机额头上的云纹抹额,以树枝作固定,用抹额牢牢固定住。

“你......!”蓝忘机惊道,被摘了抹额,一双眼睛都睁大了,要不是现在小腿骨折,不然肯定跳起来离这个无礼的人远远的。

“我什么我啊?这个时候别计较这个了。就算你再喜欢这条抹额,它也没你的腿重要是不是?”少年给抹额打上了个结,拍拍蓝忘机的肩,理直气壮地开解道。

蓝忘机似乎是被他气到无话可说,向后倒去,后背挨着潮湿阴冷的洞壁。

少年又拿出一只小香囊,让蓝忘机找出一些有用的药材,被连拖带拽才有气无力坐起来分辨香囊里的药材,在里面认出了些有止血去毒的草药碎。

少年将药材挑拣出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突然双手揪住蓝忘机的衣领就是往两边一拉,胸膛跟肩膀便暴露出来了。

“......!你想做什么!”蓝忘机突然被强行扒去衣衫,脸都绿了,大声道。

“我想做什么?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我都这样了,你说我是想干什么?”少年说完,站了起来,拉开自己的衣带。

蓝忘机看着他的动作,脸色一时青一时白还带着红晕,似乎快要吐血了,少年将自己被池水泡得湿漉漉的外袍扔到地面上,蓝忘机想要站起,可腿上有伤,刚刚跟玄武经过一站,加上急怒攻心,越急越忙,心头激荡,竟吐出一口血出来。

“好了,淤血吐出来了,不用感谢我!”少年见他终于将淤血吐出,蹲下身来,边说边拍了他几处穴道。

“你能不能别再开这种玩笑!”即使知道对方是好意,但蓝忘机还是带有怒气说道。

中间不知道自己跟对方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当时受了伤没法站起来便趁对方近身时狠狠咬对方一口,又在对方面前哭了出来,情绪尽数暴露在少年面前。

“其实我不是想烦你......我就是想说,你冷不冷,衣服烤干了,中衣给你,外衣我留着。”少年小心翼翼地问着,拿着尚算干净的中衣走过来递给自己。

当他走近的时候,自己一把抓住少年拿着中衣的右手,扯了过来,鬼使神差地说了句“我心悦你。”

不知为何,感觉要是不说,就一辈子也说不出这句话给他听了。

少年似是没有反应过来,抓着中衣的手指紧了紧,蓝忘机将他放开,移开视线,既害怕又期待地等待着他的答复。

洞内不见天日,不知过了多久,当蓝忘以为少年是拒绝自己时,少年一把抱住蓝忘机,大声道“我也是我也是!”

蓝忘机被他突然扑过来吓到,瞪大琥珀色的眼眸看着少年,视线模模糊糊的,只知道,他眉眼始终带着一抹笑,看着自己。

——————————————————————————————————

蓝湛从梦中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魏婴黑漆漆的头顶跟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昨晚自己带魏婴去买鞋,刚开始试的时候魏婴不想给蓝湛添麻烦,即使鞋子窄得双脚不舒服都说合脚,蓝湛硬是再拿几双鞋子给他试,买了双合适的给他穿。之后再给魏婴买之前他路过时直勾勾盯着的肉包子跟糖葫芦才一起回客栈休息。

现在还是卬时,魏婴应该会睡很久,起来将魏婴的奇异睡姿纠正好再去梳洗一番,现在店还没开,蓝湛给自己湛了杯茶,就这么打坐了一个时辰。

蓝湛自有记忆以来经常做梦,但这种梦自从少年时期慢慢变少,出山后更是没再做过梦了。梦里有一位少年经常出现,有时问自己要不要吃枇杷;有时与自己隔案对坐,写了很多纸条给自己;有时却好像整个人都蜕变了般,笑容增加了不少戾气,与自己争执;有时则与自己......

蓝湛立刻将这念头甩走,继续打坐。

三个时辰后,魏婴才悠悠转醒,睡眼惺忪地揉了揉被阳光刺激到的眼睛,软绵绵地说了声“蓝二哥哥......”

“醒了,便起床梳洗。”蓝湛说道,便下楼让人拿早饭过来。

吃过早饭,蓝湛坐在魏婴对面,魏婴知道他要问什么。

“何去何从?”蓝湛问道,浅色的瞳眸看着魏婴。

魏婴没有立刻回答,低头思索。

反正自己再出去,搞不好哪一天又会被抓起来,回想以来,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没有父母,即使自己是妖怪拥有妖力法力到底也不会使用,别人对自己这种脏兮兮的乞丐只会嫌恶。

魏婴想跟着他,要是昨天蓝湛不在,也不知魏婴自己现在能不能活着,更别说能像现在那样有饱饭吃有床睡。人人都害怕妖族最强的狐妖,自己却因为不会法术而被抓住,毫无挣扎之力,保不准别人会因为自己是狐妖,作为筹码捕捉自己,昨天自己却信任蓝湛,蓝湛也没有伤害自己一丝一毫,反倒对自己很好,现在也不强留,问自己的想法。

道人问小妖自己的想法如何,之前魏婴是完全不敢想的,但现在这个人没有把自己当视作钱财,这让魏婴很信任他,想留在他身边。

若是,这个人肯收留自己这个拖油瓶......

想到这里,一阵沉默,随即,魏婴抬头对蓝湛笑。

“我想跟着蓝二哥哥,跟着你一辈子。”魏婴笑道,整个人缩在蒲团上,生怕对方拒绝。

这句话不是问句,他鼓起很大的勇气才敢说出来,他很想留在蓝湛身边。

“好。”蓝湛回道,他并不讨厌这只小妖,当初救了他是因为心中想将他带走,他想走自己不会强迫,他想留倒也不错。

还没等魏婴欢喜完,蓝湛将手探在他的印堂位置。

“你,不会法术?”片刻后,将手放下问道,他感受到魏婴身上有着法力,但却被妖贩子轻松抓住,应是没受过妖术法术的教育,否则也不会是现在这种惨状。

“......如此,你便与我一道云游可好?我教你法术。”看着面前的魏婴点头,看出他其实是很想学会法术,便道。

自此,蓝湛身边就跟着魏婴这只小狐妖,他教魏婴法术剑技,读书识字,让他学着融入社会,魏婴法力属于中上,悟性颇高,教起来也不算费力,看着他一天天进步着,蓝湛其实还是挺高兴的;而魏婴一直在他身边‘蓝二哥哥’地称呼着他,蓝湛纠正不了便由着他了。跟着蓝湛时间久了以后,狐狸活泼的本性也出来了,经常缠着他,滔滔不绝说着最近听说的趣闻,逗逗他,揪揪蓝湛的抹额,无恶意的挑衅他,非要惹怒蓝湛才肯罢休。

当魏婴修炼到一定程度时,蓝湛便出去找了适合的灵石玉石给魏婴铸剑,找到后便托人铸这把剑,费时五天左右。

背着剑赶回暂住的屋邸时才发现,魏婴一直站在门外等着自己。

五天前出去时在玄关外告诉他‘应晚点回来’,没想到他就这么站着等自己,这令蓝湛内心不由得触动,他自然是知道魏婴不会刚好无聊而在门外等他,怕是每天找时间便等着,或是一直站在那处。应是狐狸妖兽天性难以全消罢了。

“蓝二哥哥回来啦?怎么这么久?已经五天了。”魏婴一看见蓝湛御剑回来,原本没有半点笑意的眼眸犹如添上云汉般闪烁着,等蓝湛来到他面前就立刻说道。

“嗯,耽搁了一阵。”蓝湛语气平淡道,简洁明了地回答魏婴的问题。

跟魏婴走回屋里,将背上裹着白布的剑放在双手手心上,递给魏婴。

“蓝二哥哥这是什么?”魏婴看见蓝湛突然做这么正式的礼节颇感意外,问道,双手一拱在蓝湛手上拿走它。

“拆开。”蓝湛道。

魏婴拆开白绫,一把通体黑红的配剑映在魏婴眼底。

“这,这这这,这是,这是你给我的?”魏婴看着眼前的配剑,结结巴巴的,好一会才凑成一句话。

“你修行已可拥有自己的配剑了。”

魏婴看着眼前黑中带红的配剑,要找适合的灵玉铸适合的剑可不容易,原来蓝湛这五天出门就是为了给我......

他很喜欢这把剑,喜欢极了,剑柄上还有竹的纹理,拉出剑鞘,银白的剑身微微泛出自己身上红色的灵力。剑柄上头被系上了红色剑穗跟和田暖玉。

“此剑乃一品灵器,它会认主,伴随你一生。你要给它取何名?”蓝湛问道,他并没有事先问魏婴喜欢的配剑名称。

果然,魏婴想了很久,想了几十个名字都不满意,两边棕色耳朵一抖一抖的,最终有点失落地耸下狐耳,很潇洒地说道“随便啦!”

“我想不到满意的名字,要不蓝二哥哥你帮我想想呗。”魏婴有点自暴自弃。

“此剑你为主,不宜由外人取名。”蓝湛说道,坐下给自己盏茶。

“可蓝二哥哥不是外人啊。”魏婴稍有些感到无趣说道,整个人卧趴在床上辗转。

蓝湛给自己盏茶的动作一顿,深色苦茶有一滴洒了出来,蓝湛还是装作淡定地将茶杯递到唇边。

魏婴再转过身来,看着蓝湛喝茶的侧脸,没再动作。

微凉的茶杯抵在他棱角分明的唇边,覆盖在杯缘处,柔软的嘴唇勾勒处茶杯上的纹理,茶的玄色与唇的淡粉形成对比,沾了茶水的薄唇被滋润,变得绯红。

不能再看了。

魏婴立刻将头别过去,看着墙壁片刻,再起来摩挲那把属于自己的剑。

“这把剑到底要取啥名好?诶蓝二哥哥,我刚刚不是说‘随便’嘛,要不就叫这名吧,骗骗像你这种小正经一骗一个准。”魏婴回想自己所言,转头面向蓝湛。

——“你这人太没意思了,这名字多好玩,套你这种小正经,一套一个准,哈哈!”

梦中场景突然出现在蓝湛脑海里。

“嗯?怎么了?”魏婴很明显看到蓝湛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情绪。

“......无事。”蓝湛回道。

“那就叫随便吧!这名字还挺好的。”

“......好。”蓝湛不知思考什么,杯中茶见底,给自己再盏杯茶后才回答。

不知何时,魏婴对自己的恩人蓝湛动了感恩意外的感情,一直黏着蓝湛,老想逗他。

自从魏婴有了自己的灵剑‘随便’后,便经常跟着蓝湛一起夜猎,只要有百姓跟他们说有魍魉,无论猎物是大是小他们都一一解决,魏婴在夜猎表现出众,虽是妖怪,但却不用妖术,使用的正道剑技法术修为亦高,加上魏婴的师尊是蓝湛,各个世家修士不好招惹也不敢招惹。

魏婴跟在蓝湛身边,一时间也成了红人,两师徒便成了人们饭后谈资,甚至有人猜测两人的关系,蓝湛不会在意这些民间谣言,魏婴也只是当别的故事听听笑笑。

——————————

转眼又一年过去,魏婴与蓝湛的修为也日渐增长,魏婴的境界也开始跟蓝湛不相上下了。

酷暑时节,两人也不太想在闷热时候夜猎,除非有百姓上门哀求,否则他们能少去夜猎则少去,一直窝在房中偶尔看书偶尔切磋,一起出去采购,一人说一人听,生活也算是无忧无虑。

一日,魏婴闲的没事干便去蓝湛的书阁翻书,躺在蓝湛身旁。

翻着翻着,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内容,睁大了快要闭上的眼睛,边抖耳朵边起来,用灼热的目光看着蓝湛。

“何事?”蓝湛也习惯了,瞥了眼看着魏婴说道。

“蓝二哥哥你看,这里说涂山有一棵苦情树诶,是给人类跟妖怪再续前缘的灵树,不少人都去看了,反正最近没事蓝二哥哥我们找时间云游去那儿呗。”魏婴说道,眼里都是期盼之情,闪烁着一双眼睛等着蓝湛答应。

“好。”蓝湛倒是罕有的爽快,反正他也没去过涂山,一去观赏也不错。

魏婴好像很高兴似的,放下书就回卧房准备。

蓝湛将书拿起,放回书架,摇摇头,微不可测地勾唇笑了笑,随即又变回平时淡漠的表情,坐会案上写字。

————————

TBC.

诶马写完了,下一张忘羡就会去涂山了哟,回忆杀也快了。

玄武洞的剧情改了,那时的蓝湛应该是有伤在身,情绪也不稳定,跟羡羡表白也是豁出去了。(算了我改得真的很无脑别给自己找借口了)

现在的羡羡外貌是少年模样,加了两只长狐耳,没有尾巴。

当我细写蓝湛喝茶那里真的好羞耻啊啊啊啊//////////回忆杀那里的车到底要不要写呢好纠结。

我在前面写了‘是刀是糖自己体会’什么的,emmmm现在当然是甜的了,感觉忘羡提前了老夫老妻模式,一个唠叨一个聆听着真的好萌啊哈哈哈哈,不过之后.......回忆杀嘛多多少少还是会虐的,老祖肯定是围剿时死的。(其实原文中蓝湛要是真的将老祖藏起来,以当时老祖被鬼道反噬的模样,一定两辈子都不肯原谅蓝湛的所作所为就算自己真的喜欢他,所以老祖是难逃一劫的。)

不过应该没有‘滚’这个情节啦,嗯,应该。

唠嗑一句,我的文笔自认小学生一样的烂文笔,一部分是我自己的原因,另一部分......我可以把锅丢给我的语文老师吗233333

啊啊啊其实我不在大陆读书的,我在香港读,香港的语文课......你们懂的【颓废】表示很想来大陆读书给自己鞭挞鞭挞。

评论(5)
热度(23)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