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曦澄,追凌get√
通常说会填的坑其实都不会填(立flag),文风清奇,文手界的一股泥石流
敢戳我雷点试试
抄袭死全家

【忘羡】述君情(三)

*CP独忘羡

*云游道人(前世原作设定)x少年狐妖(前世半人半九尾天狐)

*转世续缘梗(狐妖小红娘梗),体型操作有,本章羡羡为少年时期体型。

*是刀是糖自行体会。

*世界观有改变,人跟妖怪和平共处,有涂山,妖怪跟人类的共同敌人为鬼魅魍魉(走尸)。

*无脑言情,ooc慎入,小学生文笔。

* 妹子们可以上评论吗QAQ?没有评论对我这个话痨来说简直就是煎熬啊啊啊!

*拒绝撕逼,不喜点右上角。

————————————————————————

第三章——涂山之行

两人在稍凉之日出发去涂山,涂山在夷陵的西方,若去涂山,夷陵是必经之路。

临行前,魏婴看着前不久养的驴,突然生出一个念头。

“二哥哥,要不把这驴也一起带过去吧?”

“为何?”

“去涂山很远的,走过去岂不是累死?”

“何不御剑?”

“还没去过夷陵附近呢,御剑去多没意思,赏个脸,带过去嘛。”

“......好。”

于是魏婴便高高兴兴地牵着驴的缰绳,跟蓝湛走了。

到达夷陵后,两人找了一间客栈休息吃饭,隔壁桌的牛妖跟人类长大嗓子说话,口吐飞沫,留意到旁边的魏婴跟蓝湛两人的样貌,一时之间安静下来,开始窃窃私语。

“诶,嘘,你看看旁边那两个人衣着不凡,还带着剑,知道是谁吗?”一个留胡子的男人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羊妖,小声说道。

“......还能是谁,最近名声大噪的魏婴跟含光道长呗。”羊妖看了看他们的样子,不以为然道,大约是年数较大,世面见多了,看见两人,语气中仍然带着‘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关己,。

“那个魏婴好像是含光道长的弟子吧,据说两人都经常逢乱逼出,这样看起来也是真正的名人修士。”另一个消瘦男人也说道。

‘什么学徒,你见过哪个学徒喊自己老师‘二哥哥’的吗?’魏婴在心里不服道。

蓝湛跟魏婴自然是听到他们说的话了,只是都不太在意这些事情,没有说话。

“诶,这这这,这,这这......”隔壁桌的牛妖看起来年岁比那只羊妖还要久,抬起头来,看着魏婴蓝湛两人,吓得筷子一松,夹起的菜掉进碗里。

“你一直‘这这这’什么?”羊妖见牛妖这幅诧异的表情,有些担心又好奇。

“老羊你就不觉得,他们两个很像三百年前的含光君跟夷陵老祖吗?”牛妖瞪大眼睛面向羊妖,似乎仍然惊魂未定。

“......我去你别吓我,都死了几百年了还说出来干什么?巧合吧。”一旁有胡子的男人被牛妖吓到,因为是几百年的事情自己并不知道而怀着些许好奇。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像。不过当年的夷陵老祖不是连魂魄也没了吗?”羊妖反问道。

“可是,就是很像啊,而且当年夷陵老祖有什么是不会的?鬼道的事情能难得了他?”牛妖说道。

“诸位。”魏婴吃完碗里的饭菜,喝了口茶,将凳子移到旁边桌。

“诶!何,何事?”羊妖显然被魏婴的举动吓到,旁边的人也不敢吱声。

“你刚刚说那个什么夷陵老祖很像我?他是怎样的人啊?”魏婴笑眯眯地问道,他之前瞟了眼蓝湛,发现蓝湛嘴上不说,但似乎好像也很好奇的样子才过来问的。

两人之前一直都是在兰陵云梦等地云游夜猎,蓝湛从不闻身外事,魏婴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自己。

人们跟妖怪看来人并无恶意,更像个小孩子一样像听故事,也放松下来。

“夷陵老祖......其实已经死了几百年了,除了像我们这种比较老的妖怪以外,现在的人也只是在野史听说他的名字而已。据说他......曾经也是名门修士,被当年的温家修士扔进乱葬岗,三个月后带着一支鬼笛而来,变成了一只九尾天狐,当时在战场上杀了不少温家人,操控温家人尸体让他们自相残杀。当时温家人们听到夷陵老祖的名堂就鸡飞狗跳的窜逃,生怕被他逮住。”羊妖看魏婴这幅模样也没说什么,将自己说故事的本领发挥出来。

蓝湛听到‘鬼笛’二字明显顿了顿,不再动筷,拿起茶杯认真听旁边的羊妖说话。

“不过呢,这夷陵老祖实在是太强,还是妖族混血,不少家族都对他又恨又怕,夷陵老祖为了护着曾经救过他一命的几个温家人而杀了世家修士导致越来越多人痛恨他,还救了那些被俘的妖怪,一时臭名远扬,在一次血洗不夜天杀了三千多个修士,那个含光君也在那里跟他打过一场,打完之后只有修为颇高的修士活下来,而含光君跟夷陵老祖不知身在何处,三年之后夷陵老祖因为鬼道反噬,在围剿乱葬岗时被自己手下走尸撕咬,连魂魄都不知道哪儿去了。那个含光君之后便代表世家与涂山妖盟达成共识,妖怪不许杀人,人类亦不可杀妖。”羊妖说完后才喝了口茶。

“这么说,我跟那个夷陵老祖长得很像吗?”魏婴听完故事后,指着自己的连问道。

“额,比他稍有青涩之感,也没他那么戾气逼人。”牛妖犹豫道。

历史之中,诗人对夷陵老祖的评价贬多于褒,虽然在夷陵老祖身死几十年后才得知他当初是被温家人除去金丹走投无路而修习鬼道,之后被有心之人污蔑,最终陷入鬼道反噬心智。是一位可怜之人,曾经将那些被温家占为己有的妖怪跟被俘虏的妖怪救出,成为人妖得以共处的第一步,但当初几千条人命血债却难以抹去。

“不过......都是已经身死魂消三百多年的人了,这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呢,巧合吧。”那个消瘦男人说道。

“行了行了吃菜了啊!话题带过。”羊妖说完故事,不再多讲什么,拿筷子在空中作敲的动作说道。

魏婴见他们想将话题带过,只是对他们笑了笑以作感谢。

“好了,故事听完了,师尊我们走吧。”转过身对着蓝湛做出笑眯眯的样子,故意说出‘师尊’两字来逗蓝湛。

蓝湛没有说话,眉头也没有皱一下,琥珀色眼睛瞪了一眼魏婴以示警告,从乾坤袖拿出银子,便与魏婴走出客栈。

那一桌人跟妖怪没在说刚刚的事情,客栈其他人也没怎么留意这边,仿佛他们没有来过一眼。

————————————————

魏婴提出出游涂山并不是在书中偶然看到才想去的,平时魏婴只会跟着蓝湛练剑切磋法术,根本坐不住,与弹琴看书等风雅之习沾不上边,只是喜欢跟在蓝湛后面听他弹琴陪他看书,手上的书只不过是摆设,并不会翻阅。

提出涂山之行的几天前,魏婴梦见自己听到说书人讲述涂山之美景以及涂山的苦情树,讲得绘声绘色,生动得很。

“这苦情巨树啊,生长在狐妖之地涂山的正中央,在远处就能看见远山上的巨树美景,粉叶配青山,大风拂过时那些苦情树的花叶飘在半空中,阳光洒在粉叶上面闪闪烁烁的,晚上的时候原本的粉叶却变得浅红,无论何时何地去看都是一副美景啊!”

“苦情巨树生而有灵,可以帮助相爱的人与妖在下一世再次相遇,只要妖怪附上自己的法力与定情法宝,法宝被苦情树‘咔嚓’就分为一半了,有一半的法宝会跟着人类进入下一世轮回,而另一半的法宝呢,则让妖怪带着,妖怪与人类相遇,法宝合二为一后,即代表续缘成功,人类与妖怪便可再次共处!”

被苦情树的用处吸引的自己听得津津有味的,最后拍一下大腿说道“之后再见到蓝湛的时候一定要让他跟我去看看!”

也不知道这个梦有提示与否,自己醒来后什么都不做,只顾着窝在书阁里面翻找着涂山跟苦情树的资料,好像真的想实现梦里的话一样,想跟蓝湛一起去苦情树。找到了以后便与蓝湛一同出游涂山。

只是梦里的一句话而已,并不需要做出这种地步,更何况苦情树的功用只适用于相爱的人与妖怪。魏婴当初也有这么想过,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确是想和蓝湛一起,无论蓝湛走到哪儿他便跟到哪儿,怎么烦他他都不会真的生自己气的蓝湛是最有趣的。魏婴便心安理得的继续翻查书籍去了。

“蓝二哥哥你看看那是什么?没在市集见过呢!”魏婴与蓝湛来到涂山内城,大街上有些狐妖摆着摊子贩卖各种在人类住区不会看到的奇趣玩意。

魏婴坐在驴上左右看着街道,蓝湛则牵着缰绳走。

“两位是含光道长与其学徒魏公子吗?”突然,蓝湛魏婴背后有人如此说道,便转过身来。

说话的人是一位身着青衣的女狐妖,身段虽较为娇小,但身上散发出的妖气却是一只成年狐妖所有的。

“我叫涂山莹莹,欢迎来到涂山,二位可是来看苦情树的?”涂山莹莹对他们行了一礼,彬彬有礼道。

“这位姑娘你认识我们?是带我们去苦情树吗?”魏婴看见是漂亮的狐妖姐姐,忍不住蹦到她身前搭讪道。

“是啊,几百年前,我曾与两位有过一面之缘。至于去苦情树,我倒是很乐意带两位公子在图山区游玩。”*涂山莹莹笑语盈盈道,似乎是对魏婴蓝湛并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魏婴看涂山莹莹不吃自己这套,便走到蓝湛身边。

“不劳烦姑娘费心了,我们自可以走。”蓝湛亦对涂山莹莹行礼,拒绝道。

“我并非麻烦二位,我既曾与蓝公子见过面,有话要对蓝公子说,公子放心,只需要交谈一刻而已。”涂山莹莹说话缓慢而不失仪态,让人感觉有威严之气。

果然涂山莹莹过来与他们说话契机并不单纯,蓝湛看了看魏婴,又看了看涂山莹莹,点头。

此狐妖妖力不俗,不害人便好,若打起来,蓝湛也没有十成把握胜过她,既然她只是要说话,答应便可。

“你先去附近玩会,注意安全。”蓝湛拿出钱给魏婴,嘱咐道。

一人一妖看着魏婴骑着驴兴高采烈地朝酒家奔去的背影,等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人群之中后,蓝湛才转过身,面向涂山莹莹,全然没有对魏婴时那般放松,气场冷冽。

“蓝公子,这边请。”涂山莹莹显然不怕蓝湛,对着蓝湛仍然一副轻松的样子,脸上好看的笑容没有减低一丝一毫。

蓝湛看着涂山莹莹,没有说话,跟着涂山莹莹往一家客栈走去。

TBC.

——————————————————

新角色登场!涂山莹莹,先说一下这位女狐妖是助攻红娘,不是情敌不是情敌,带蓝二去客栈没有非分之想!

说说人设,涂山莹莹是狐妖红线仙,就是忘羡两人的媒婆【涂山莹莹:媒婆?嗯?】几百年前被蓝忘机的父亲青蘅君救起,那时人与妖的混战激烈,便收留于蓝家,改名蓝莹语,在蓝家是位医师,蓝忘机受戒鞭后一直帮忙照顾,前世忘羡两人因为魏无羡的死,自己没有完成红线仙的任务,救不了青蘅君的儿子报不了恩而一直愧疚,在蓝忘机决定让人类跟妖怪结盟时也站出来极力支持。

*这里女狐妖说的一面之缘,肯定不止一面之缘那么简单,幌子而已。【幌子这两个字是不是这么用的?】

评论(4)
热度(20)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