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曦澄,追凌get√
通常说会填的坑其实都不会填(立flag),文风清奇,文手界的一股泥石流
敢戳我雷点试试
抄袭死全家

【忘羡】述君情(四)

*cp独忘羡

*云游道人汪叽x小狐妖羡,前世原作设定汪叽x九尾天狐

*转世续缘,狐妖小红娘梗,世界观有改动。

*是刀是糖自己体会。

*拒绝撕逼,拒绝ky,不喜点右上角。

*新角色不是情敌是助攻。

————————————————————————————

第四章——思君君犹在

进入客栈,客栈的狐狸小二好像跟涂山莹莹相熟,涂山莹莹向小二要了间雅间。

“我与姑娘素不相识,有事请尽快说明。”蓝湛虽是随着涂山莹莹进来雅间,但仍然忌讳,现在尚不清楚对方是敌是友,不可莽撞。站在离门前三步远的地方,不愿接近坐在茶几边的涂山莹莹。

“我们涂山一族女子皆是红线仙,我亦是,我乃蓝公子与魏公子前世的红线仙。”涂山莹莹似乎是懒得说客套话拐弯抹角,一开口就是单刀直入。

蓝湛是知道涂山的红线仙是专门帮人与妖怪再续前生缘的,澄澈的双眸瞟了涂山莹莹一眼,冷言道“荒唐。”,不知是否为了掩饰慌张,转身打算离去。

“蓝公子请冷静,其实蓝公子早该预料到吧,您身边的魏公子一言一行,以及您身上那半只陈情,公子是不可否认的,我这次出现在你们面前可不是讲废话,就不能听听我们涂山红线仙,要如何助你们吗?公子当真不想找回记忆?”涂山莹莹连珠带炮地说道,脸上的笑容已然消失。

要说蓝湛不想知道曾经破碎间断的回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想知道困扰了自己多年的烦恼的真相,那自然是假的。

可是自己该如何面对魏婴?魏婴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解开这些谜团也只不过是自己的私欲,若是找回记忆后,自己无法容忍眼前的魏婴,做出什么事情自己也不知,这样是自私之行。

梦里的自己看见那少年一时眉间带笑无忧无虑,一时杀人无数千夫所指,他也不知道这个梦是不是自己杯弓蛇影,到底蓝湛还是没有信心面对真相。

“蓝公子,我说过我会帮助你们,不会单单只帮助你一个,你找到了记忆,魏公子也会找到,公子现在所持有的法宝只有半个,另外半个几百年前就被其他世家拿去,我就算找回你们的记忆,也只不过是你们相遇相知的一半记忆。公子若是为了自己不愿打破的规矩而拒绝你们续前缘,我觉得这才是有违君子的行为,对于几百年前的魏公子是否过于残忍了点?”

涂山莹莹面对过的人与妖怪,世间之道比其他人多得多,也容易掌握他们的软肋,她自然是知道蓝湛在担心着什么,安抚分析刺激直接用上,可谓是软磨硬泡。

听到这番话蓝湛也放心了点,世人皆知狐妖红线仙专心在职,不会害人,但自己跟这狐妖前世只不过一面之缘,这世也是刚刚认识,为何她会如此积极地要求帮助自己?

“你为何要帮我?”蓝湛不信任地问道。

“前世公子救过我一命,这世公子的师尊保山散人也曾助我*,我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报答而已,更何况我是你们的红线仙,你们的事我也是务必要帮忙的。”涂山莹莹解释道,眉宇间的笑意与感激应该不是说谎,蓝湛虽是半信半疑,但也没说什么。

“公子还是先坐下吧,公子能先让我看看你身上那半个法宝吗?”涂山莹莹倒了杯茶给蓝湛,便问道。

蓝湛坐下,没有碰那杯茶,从乾坤袖中拿出藏匿多年的笛子,半只笛子通体乌黑,笛子底捆着血红色的穗子,是几百年前,夷陵老祖的法宝鬼笛陈情没错。

“我先给你施法,你尽量放松神识,不过要是强硬打昏,也不是没有问题。”涂山莹莹双手一拱,示意蓝湛喝茶,还不忘调笑,悠哉得很,跟蓝湛内心的紧张完全沾不上边。

瞬息间涂山莹莹催动灵力,她手上的陈情发出浅绿光芒,涂山莹莹另一只手盖在蓝湛的印堂上施法,很快蓝湛便觉晕眩,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

­————————————————————————————

蓝忘机一脚轻一脚重地蹒跚走着,幅度很轻,难以让人看出他背上重伤未愈,一手拿着酒坛,一手拿着一个昏迷着的孩子。

“忘机?”与一位医师同行的蓝曦臣看到不远处的蓝忘机,注意到蓝忘机手上的东西,诧异道。

“含光君?”医师也注意到蓝忘机。

“麻烦你帮忙医治他,他发热好一段时间了。”蓝忘机行了个礼,将手上灰头土脸的孩子给医师抱着,医师立刻接过,蓝忘机便提着几坛酒,回静室去了。

医师抱着孩子回药房里,托人拿热水进来,小孩发热过度,记忆可能会失去,若是再不降温,恐怕连脑子也烧坏。

孩子擦干净身子之后白白胖胖的煞是可爱,那名女医师看着喜欢,也一直不嫌累地帮忙照顾。

约一个时辰后,药房外有些许吵杂,好像是两名弟子在谈话,依稀听到“含光君”,“旧仓库”,“受伤”等字眼,将冷毛巾再敷上孩子的额头后,医师便走出药房。

“什么事如此吵杂?药房可是有病人的。”医师打开门,用稍小的声音说道,生怕吵醒孩子。

“莹语师姐,含,含光君刚刚把旧仓库给砸了,还拿温家的铁烙自残了。”刚刚说话的事两名值班的弟子,其中一位较为年长的弟子还算冷静,便简单讲述了刚刚的见闻。

“我知道了,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你们谁也不准说出去,尤其是蓝老先生,快去找泽芜君过来。”名为莹语的医师说道。

蓝莹语算是蓝府中的长辈,据闻幼年被前宗主收养为徒,医术方面在世家名列前茅,医治过不少人,在蓝家小辈中受到尊敬。

两名弟子也知道找泽芜君最为上策,没有废话,立刻走去找泽芜君。

蓝莹语不顾家规,趁周围没人,尽快跑去旧仓库。

旧仓库的门有被强行砸开的痕迹,走进去,原本讨伐温家的物件跟旁边的木箱子摆得井井有条却都被推散,倒的倒,坏的坏,犹如花街后巷般杂乱。

走到里面,便看见蓝忘机挨着墙壁一动不动,不知是晕倒还是睡着,蓝莹语一靠近便闻到他一身酒气,还没来得及惊讶,琵琶骨上触目惊心的伤痕引起蓝莹语的注意。

蓝莹语查看一番,被铁烙印上了温家的家纹已是血肉模糊不见原形,还有灼烧的痕迹,伤痕上一层焦肉散发出异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准确来说最近都没太平过。

蓝莹语心中说道,外面那群人把别人逼到如此绝境还说自己受害很有意思吗?兔子急了会咬人何况是强者。

没再想那么多,刚想抬蓝忘机出去时,蓝曦臣就走了过来。

蓝曦臣一人扶着蓝忘机走到药房,蓝莹语先快点回去准备疗伤,一个人一起治疗两个人蓝莹语也不是没试过,只不过还是会费时点,等帮小孩子换冰毛巾换药,帮蓝忘机消炎敷药包扎一切事情都处理好,天色已经全黑了。

蓝曦臣中间也有帮忙,但很多事情还是得让专业大夫来,所以有很长时间蓝曦臣只是干站着或者帮小孩子擦汗换毛巾,因此也有点过意不去。

“真是麻烦师姐了,看你平时就很忙,今天还要你三番四次地帮忙,实在愧疚。”蓝曦臣看着蓝莹语写好药方给学医的小弟子,彬彬有礼地说道。

虽然论地位蓝莹语的确是比蓝曦臣要低,但论长幼,蓝莹语算是看着蓝曦臣跟蓝忘机长大的,当年被青蘅君捡回来时,蓝曦臣都仍然还在娘胎之中。

“不麻烦,医师救人是本分,我让弟子们弄醒酒汤跟消炎汤,这种伤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挺毒的,加上含光君戒鞭的伤破裂恶化,一定要好好照料,我看他们还要昏迷一两天,先让他们在药房休息吧,这样也好照顾些。”蓝莹语滔滔不绝地给蓝曦臣解释着,蓝曦臣见天色已晚,不好逗留,对蓝莹语道谢后便走了。

照顾那两个人也没有想象中难,小孩子在第二天中午便醒来了,还在发烧,小孩子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好只是个三岁小儿,再次建立记忆也没那么麻烦,小孩很乖,也不挑食,吃着清粥淡菜也没嫌弃,吃饱了还笑着说‘谢谢’,越看越喜欢这孩子,蓝莹语很乐意跟孩子玩。

“大姐姐,这哥哥是谁啊?”小孩指着床上昏迷的蓝忘机,蓝莹语拿着白棉给蓝忘机消毒琵琶骨上的伤口,将坏死的肉刮去再消毒,蓝莹语庆幸还好是昏迷了的,一些还有意识的病人就算受重伤刮肉时刮到嫩肉还是会痛的大喊大叫。

“这个哥哥可是你的恩人,带你过来这里的。”蓝莹语说道,白棉已经被鲜血染得黑红,再将事先调好的药泥敷上去包扎好。

“哦......”小孩好奇地看着蓝忘机,一身白衣显得脱俗,小孩很喜欢这个哥哥,又看到蓝忘机腰间的锦囊。

“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小孩或许是烧糊涂了,如此说道。

“噗,哈哈,小财迷。”蓝莹语听到后绷不住嗤笑了一下,用没弄脏的左手捏了捏孩子软乎乎的脸颊。

给蓝忘机喂药后的几个时辰,蓝忘机便醒来,其实中间蓝莹语跟小孩子的对话他迷迷糊糊听到了一部分。

“你醒了?先喝药。”蓝莹语放下右手的药碗,不顾有黑色药汤撒到自己的手跟衣袖,先扶蓝忘机起来再端药给他喝。

“这孩子,你那里捡来的?”蓝莹语扶着蓝忘机躺下,拿走药碗,看着被褥中刚被自己哄睡的小孩说道。

“乱葬岗的树洞里,发现时已是这样。”蓝忘机力气还没完全回来,说话却能让稍远的蓝莹语听见。

“......温氏余族?”

“嗯。”

“......你既然醒了,那我先把泽芜君叫来,你别乱动,伤口还没好。”若是如此事情便复杂了,得先让泽芜君知道为好。

“嗯,麻烦师姐。”蓝忘机道谢。

泽芜君赶来后,知道了来龙去脉,蓝忘机是肯定要把这小孩留下的,但得经过蓝启仁同意才行,蓝莹语便又请蓝启仁过来药房。

蓝莹语也不多事,一直站在外面,中间说了什么她听不清,最后蓝启仁那句“云深不知处也不缺这一双筷子。”她倒是听得清清楚楚,顿时放下心头大石,为这孩子松一口气。

蓝启仁板着脸出来,看见站在外面等他们讲完话的蓝莹语,便道“麻烦你帮忙照顾他们那么久。”

“蓝老先生哪里话,这是医师的本分,不麻烦的。”最近听‘麻烦’这两个字听到耳朵都出茧子来了,蓝莹语立刻回道。

等蓝曦臣跟蓝启仁走了,蓝莹语才进去。

“此地不久留,我一会便走。”蓝忘机说道。

蓝莹语看着睡着的小孩,伸手去抚摸他的额头,还有些低热。

“他还在热着,你是想连他也一起带走还是怎样?”蓝莹语问道,孩子发热非同小可,更何况他之前便已经发热到失忆。

“......麻烦师姐再照料他几天,他已是蓝家的人,不必去静室。”意思就是痊愈后直接找泽芜君他们便可。

蓝莹语叹了口气,说了句“辛苦你了,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即可。”便走去更深的药材房,把门带上。

蓝忘机转头看着睡着的小孩,回想起曾经夷陵夜猎,一身黑衣,一开始映入自己眼中的笑脸道最后的不欢而散,仿佛就是一场梦。

在回云深不知处时,身边都是普天同庆的氛围,大呼着“死得好!”,“妖怪本就不该来我们这儿!”“区区家仆之子。”等带着侮辱的字眼。

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将他挽留,若是将他带回,结局应不是这样。

思君,君不在。

“从此以后,你姓蓝,字思追。”蓝忘机看着床上的小孩说道,此后世上便有了蓝愿。

小孩仍在梦乡中,蹭了蹭枕头,继续睡着。

TBC.

————————————————————————————————

这次节奏有点快,感觉ooc无量了。

关于后面回忆杀,其实是法宝的力量加上涂山莹莹施法将自己的回忆也加进去,因为一开始进入回忆杀是不稳定的(将续缘法宝储存的回忆给放出来需要购买其他高价法宝帮忙找回记忆,涂山莹莹很穷,陈情虽是强力法宝但终究是半个),蓝忘机虽是可以醒来,得先让蓝忘机信任自己不是敌人之前所说的有一面之缘不是谎言。

诸君,我想写回忆杀刀,放心,最后肯定是he。

————————————————————

最近圈里发生了大规模撕逼,想劝一句,大家看到小萝莉们吵架千万别跟她们一起撕逼,心平气和的说话没人会骂你,希望忘羡好好的,魔道全员都好好的,这是一本书,书中人物没有谁对谁错,没有高低之分,所谓的高低之分,有高低之分的是人心。

评论(2)
热度(15)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