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曦澄,追凌get√
通常说会填的坑其实都不会填(立flag),文风清奇,文手界的一股泥石流
敢戳我雷点试试
抄袭死全家

【忘羡】述君情(6)

*cp独忘羡

*前世原作机x九尾天狐羡,后世云游道人湛x小狐妖婴

*稍有小虐

*ooc慎入,小学生文笔慎入。

*本章有涂山红红登场。

*这章有点短小......

*拒绝撕逼

——————————————————————————————————

第六章——————半支陈情

五百年前———涂山

“妖贼!出来!竟与人类签了什么狗屁规定!妖中叛徒!”涂山大门外,一群拿着武器的妖怪们,大喊着妖讨伐涂山。

“给我滚回去!”突然,一位有着两只狐耳的小女妖从天而降,一拳将这群妖怪中的头目打飞出去。

那位狐妖身形娇小,若她是人类却有此身形外貌,人们都会觉得此小女仍未过二八。大概化作人型才一千年不到,实力却不容小觑,其他小妖瞬间泄气。

“诶这,这小妖这么厉害,该如何是好啊!”一只鹰妖声音颤抖,极为害怕,他这次来参加讨伐只不过是被说服光有一腔热血而来,从未想过要丢了自己的性命。

“怕什么!一届小妖而已,我们这么多妖,还怕一个她?”旁边的象妖高举斧头,其他妖怪都一一应和,一群妖怪围攻一个女妖。

远处的蓝莹语只是看着,并没有出手相助,她相信涂山雅雅的实力。

“为何,要帮他们?”蓝莹语身后的涂山红红问道,看向另一边美不胜收的远山景色,也不知是否用妖念来与她对话,说话时并没有张嘴。

“我欠他们蓝家太多,当我还没有能力报答收养我的青蘅君时,他已经不在了,我这一次,一定要帮含光君,也要帮魏公子平反。”蓝莹语看着远处的花山流水,在想着什么,良久,叹了口气。

“不过这样也好,妖盟答应人类世家共同相处不失为一件好事,但此事实在太过艰难,需要很长的时间让人类跟妖怪适应,红红你能搞定吗?”蓝莹语转过头看着涂山红红,背影伴着涔涔铃音。

“没事,可以的。”涂山红红简洁地说道,看来对于此事还是很有自信的。

“嗯。将初阶事情都搞定后,我就会回涂山。”蓝莹语看着为自己姐姐而作战的涂山雅雅。

“好。不过,你说的魏公子,可是夷陵老祖魏无羡?”红红问道,她很少问这种事情。

“是啊,怎么了?你见过?”蓝莹语有些奇怪地问道。

“曾有一面之缘,在苦情树下。”

“诶?苦,苦情树?”蓝莹语立刻诧异转身,这不就意味着......

“嗯,被含光君御剑抱着来的,都受了重伤,魏公子更是意识不清,却仍然义无反顾地许了愿。”涂山红红说道,她见过世上有情人千千万万,也将二人纳入千万中深情的一对。

“难怪......”

两人再也没有说话,凉风拂过,雅雅早已制服所有妖怪,一时间周围一片寂静。

—————————————————————————————————————

蓝忘机坐在静室里的案上,弹奏着一首琴曲。

不是《问灵》,而是《安息》。

已经寻找了魏无羡的灵魂快过二十载,弹奏的《问灵》,没有一首得到回应,他却仍然义无反顾地弹奏着,想找到他,哪怕只有一缕魂魄,自己也要找到。

静室的地板暗格已经藏了二十坛天子笑,有时候自己无意之间写满“魏婴魏无羡”的宣纸也被自己藏起。

再从《安息》,转变成另一首曲子。

这首曲子只用了宫,商,角,徵,羽,五个音弹奏,琴音亲纯空旷,却带着悲伤的气氛。*1

这曲子并未在各家琴谱中曾记载过,但蓝忘机却弹奏得流畅动听。

古琴重在悦己,这首曲子婉转而沉重的音律,不知弹奏之人在想些什么,在诉说着什么。

旋律时而欢快时而伤感,其中有一部分会变得荡气回肠,到最后变得淡然,仿佛之前的音律变为曾经。

这首曲。在说一个人的人生。

一声违和的“砰”的古琴音在静室中回荡着。

蓝忘机瞪大眼睛,一时间眼眶布满层层血丝。

足足二十年,无论蓝忘机怎么弹奏都无法得道任何回应。

刚刚突然而然的琴音,并非蓝忘机所造。

他在。

“魏婴......”

蓝忘机看向左边,那里空无一人,他坐在静室深处,往左看能一眼看到静室玄关。

他在自己身边,蓝忘机能感受到。

但这种感觉很快便消失了,仿佛那一瞬不过幻觉。

蓝忘机冷静下来,眼眶里的血丝慢慢消失。

静室内一片沉寂,蓝忘机微微抬起头,看向玄关。

“我已经完成你的心愿了。”

就像,他在这里一样,对他说出他仍在世时还未来得及告知他的话。

西晒进来的日头从窗口争先恐后地进来,温软地盖在蓝忘机身上。

——————————————————————————————————————

“蓝公子,蓝公子。”一把女声唤醒了蓝湛,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日光,应该睡了快两个时辰了。

蓝湛从床上坐起身来,心情仍未完全平复。

他的记忆刚才大多回忆起来,但还有好一部分自己却还不知情。

他现在只想找到魏婴,想再一次保护他,不再让他被任何人夺去,被任何人伤害。

“蓝公子,现在的陈情......只有半个,我在魏婴身上却感受不到陈情的法力,按理说许愿者身上肯定是会有法宝的,现在却没有,所以我只能给你展现半个法宝残留的记忆而已。”涂山莹莹语气中带着愧意,对蓝湛道歉。

“无妨,我已记起。”蓝湛说道,便下床穿鞋。

“既如此,我便不打扰蓝公子洗漱,两位公子另外一半的法宝我会尽力找到。我还有些事情,先告辞了。”涂山莹莹拱手一礼,离开雅间。

“多谢姑娘。”蓝湛也拱手还礼道。

待蓝湛将自己整理好,拿起案上的半支陈情。

若涂山莹莹没有说谎,魏婴身上并没有另外一半的陈情,那是极不正常的,按理说,无论法宝是扔在深山或是远林,也一定会在主人轮回转世跟着主人一起度入轮回。

但现在的陈情不在魏婴身上。

莫非是,魏婴早就有了记忆,没有把陈情戴在身上?

想到此处,蓝湛想立刻知道此想法是否正确,拿起配剑便离开客栈,朝苦情树的位置走去。

魏婴。

哀不述,情不陈,含香只为谁,不予芳菲。*2

TBC.

——————————————

【伸懒腰】最近节奏时快时慢的,委屈你们了。

嗯,又有一个谜团要解开了,不知道伏笔能不能全部收回......

下一章剧情转折,你们的九尾老祖羡很快就会出现的,emmmm之后就是车了。

*1‘宫商角徵羽’是我国特有的民族调式,是中乐的基本音阶,分别是do,re,mi,sol,la,简谱的12356。(这个知识点我是看了芸小芸的影片得知。)

*2那句“含香只为谁,不予芳菲。”是参考了降灵记片尾曲的一句歌词。这句话的意思大概就是前世蓝二哥哥不去陈述哀情,将对羡羡的感情藏在心底,不与争艳。

有些设定需要注意,这张蓝二哥哥已经找回了记忆,也就是说已经变回前世的含光君了,就是还有些失忆,明白了对羡羡的爱,跟原作主角稍有出入。

我居然将我曾经看原作最不敢想象的事写出来了,这一世,蓝二哥哥等不到魏婴,一辈子守寡一辈子孑然一身,写着写着自己都感觉自己对蓝二他残忍了点,不让羡羡回来。(°ー°〃)

学一下low君。
喜欢我你就蓝手我!*٩(๑´∀`๑)ง*
喜欢我你就转发我!(*σ´∀`)σ
要求婚你就点评论!(●'◡'●)ノ❤
都不干你就点个赞!(* ̄3 ̄)╭♡

评论(2)
热度(16)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