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get√
超狂羡吹,谁骂他我骂谁
蓝大老婆粉
很懒,可能比在座的诸位都要懒
没有脾气,可以骂我质疑我烦我,我慢慢跟你解释
不过你拆我忘羡拉踩就另当别论了
极度恶心曦澄nc粉,澄毒唯见一个枪毙一个
拒绝拆逆xj

【忘羡】述君情(九)

*前世原著叽x九尾天狐(黑狐)羡,后世云游道人湛x狐妖婴

*ooc慎入,人物是秀秀的

*是刀是糖......我自己也不知道

*小学生文笔,有什么问题找我语文老师【不】

*拒绝撕逼,ky左上角不送

——————————————————————————————————————

第九章————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客官,客官。”魏婴感觉到有人推了推自己的肩膀,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店小二的脸。

魏婴直起身子,揉了揉被自己胳膊压得酸疼的脸颊。刚刚突然就睡了过去,还梦到了那个奇怪至极的梦。

魏婴打发走了小二,看了看周围,看天色应该快申时末了,人也稀少了些。

魏婴的狐耳似是听到了什么抖了抖,将视线移到自己左上角的木窗,只看到一角青衫以及与自己黑色耳朵颜色不同的雪白狐耳,以及若有似无的,掩饰起来的妖气,是几个时辰前找蓝湛的狐妖。

涂山的狐妖都习得控制他人的狐念之术,魏婴也不难猜到刚刚自己那个梦是谁搞的。

出于本能,魏婴对那只狐妖产生警惕之意,站起身来便打算跟着出去。

“魏婴。”一把清凉低沉的声音唤着他的名字,魏婴头上的狐狸耳朵立了起来,瞬间将改革的事情都抛诸脑后。

“二哥哥你怎么那么慢?我都等到睡着了!”少年较小的身板扑在蓝湛身上,蓝湛臂力一向比常人有力,轻轻松松就接住魏婴,任由魏婴将脸埋进自己胸膛

可现在自己的手却无处安放。

蓝湛看着被自己矮一个头有余的魏婴,不禁想起不久前才回来的记忆。

“对了蓝湛!那只狐妖有没有对你干了什么?”魏婴突然起来仰视蓝湛,看到蓝湛摇了摇头才放心。

“现在都申时末了,蓝湛我们快去苦情树那里看看吧。”顶着一对狐耳的脑袋从蓝湛怀里挣脱出来,抬起头来,好看的桃花眼弯了起来,一张天生笑脸笑眯眯地看着蓝湛。

蓝湛低头看到他的笑颜,放在他后背的双手悄无声息地卷起来,嘴上却仍是平淡的“嗯。”

刚恢复的记忆让蓝湛少有的手足无措,他很想问魏婴到底有没有记忆,却没有问的勇气,因此一路上他如同曾经那般不说话,除了偶尔回应魏婴的“嗯”,对其他事情绝口不谈。

“诶蓝湛啊,跟你说啊我刚刚在客栈听夷陵老祖的故事,结果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还在梦里见到夷陵老祖。”魏婴想起之前的梦境,坐在驴子上便打开了话匣子。

蓝湛被白衣长袖覆盖住的五指不禁卷曲,指甲陷在掌肉之中。

“跟你说啊,我梦到那个夷陵老祖被当时臭名昭著的温家抓住,得知他是妖怪之后扔进乱葬岗了,三个月后拿着一只黑笛子报仇,还跟一个白衣人吵了起来,那个白衣人似乎很不喜欢他是妖怪这个身份,夷陵老祖当时挺不爽的,他脾气那么臭的吗?”魏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这些事情他自认跟他没什么关系,拿出来跟蓝湛说说也是可以的。

“不是。”这次蓝湛说得很干脆。

“啊?”魏婴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脾气很好。”蓝湛说道。

“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怎么突然说这个了,我刚刚不是真的要问。”魏婴被蓝湛的较真给逗笑了。

蓝湛这性格该说他较真呢还是倔呢。魏婴心想着,心情更好了,把那位狐妖姐姐的事情都抛诸脑后。

“总之,他很好。”蓝湛说道。

本来笑着看蓝湛背影的魏婴脸僵了一下,

“......蓝湛,你是不认识那个夷陵老祖吧,干嘛老说他好话,我以为你们人类那边大多都对他有偏见呢。”魏婴趁蓝湛没回头看过来调整一下自己的表情,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说道。

魏无羡是什么人啊,蓝湛干嘛那么帮他说话?

“未知全貌,不予置评。”蓝湛说道,回答了魏婴的问题。

“那你还说他好脾气,你不也不知道他为人吗?”魏婴不依不饶,反驳道。

蓝湛转头看了看魏婴,清风拂过,青丝随着风的方向轻轻拂过,暖和的夕阳洒在他雪白的衣裳上,浅琥珀色的眼眸看着魏婴,不知在想什么。

魏婴的心突然加快起来,像是要从体内蹦出来一样。

不过蓝湛只是回头了一会儿,很快便转回去看路,帮魏婴牵着缰绳。

蓝湛真真是个美人。魏婴心道,甩了甩头以打消念头。

“梦里,对话。”蓝湛突然说道。

“什么?”魏婴一时没反应过来。

“梦境内,夷陵老祖对......白衣人说的话,是什么?”蓝湛问道。

“嗯......我想想,好像是‘跟我回姑苏。’、‘去那里干什么?’、‘哦,我忘了,你叔父最讨厌我这种妖怪。你是他的得意门生,当然也是如此,我拒绝。’”

“还有的是......‘修习邪道终归会付出代价,妖怪更是如此。’、‘是,我是妖怪!那又怎样?说到底我心性如何,旁人知道些什么?又关旁人什么事?’、‘你讨厌我是妖怪?所以呢?你以为我很稀罕自己是妖怪吗?当真以为我不会反抗?’”

“之类的吧,我记不清了。”魏婴把自己心里记得的都重复一遍。

魏婴把视线转移到蓝湛那边,蓝湛正背对着他,因此魏婴看不出什么端倪。

“不要信。”蓝湛说道。

“不要信什么?”魏婴不理解,他经常看多人类对一些人议论纷纷,还有些三姑六婆告诉自己隔壁家的琐碎事,顺便说一下自己的想法,他认为这些事情再平常不过。

“你自己未亲眼看见的事情,都不要信。”蓝湛又道。

“哦。”魏婴回道,蓝湛说的事情才是对的。

——————————————————————————————————————

“聊得倒挺高兴的。”涂山莹莹站在高处,距离离魏婴和蓝湛都太远,周围都是人类和妖怪,自然发现不了她的妖气。

“苦尽甘来才能尝到真正的甘,之后的事情,或许没那么高兴了。”涂山莹莹心道。

扭头看着涂山与其他国家的界限点,那里高山流水,百花盛放,不失为一副佳景。

如果其中一座山没有人的话,不对,应该是说,没有妖怪的话。

——————————————

“涂山......”一位身穿黑衣,散发出滂湃妖气的妖怪看了看手中的地图,仔细确认一番。

“是涂山没错。”黑衣妖怪身旁站着位有一对狐耳的男妖,手执纸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夷陵老祖跟含光君也在里面?好歹我活了几百年,真没想到他们是这种关系。”男狐妖背后突然幻化出一只黑狐。

黑狐的身形外貌都极其奇怪,全身上下都笼罩着一股邪气,脸上除了紫黑的眼睛和嘴巴之外什么都看不到,说话时能看到嘴巴间的尖牙和绿黑的舌头。

“涂山,我回来了,把这里搞得乱糟糟的更好,夷陵老祖,便借我一用吧。”男狐妖自说自话,似乎是对之后的发展感到高兴,脸上的笑容布上阴霾。

“石宽。”男狐妖喊了身旁黑衣妖怪的名字,对他下达命令,便与那只黑狐御物,快速飞往不远的涂山大门。

黑衣妖怪看到两位走了之后,便一拳打碎脚下的大山,仅靠一只手便提起整个山头,向涂山扔去。

涂山一时间尖叫四起,所有狐妖都往大门反方向逃窜。

“怎么回事?”魏婴听到一声巨响,立刻回头,看到又一个山头飞进涂山。

“山,山自己飞过来了!”后面好多狐妖惨叫,有些还有理智的便大喊提醒前面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人。

蓝湛和魏婴对视一眼,魏婴从驴身上下来。

看来涂山有麻烦了。

——————————————————————————————————————

TBC.

最近要中考,明天就是中考的最后一天了,赶紧把这个肝了以免自己忘记。

着篇有新人物出现,给没看过《狐妖小红娘》的人科普一下。

名叫石宽的是山怪,力大无穷,原著里面他有一位爱人,因为某些原因被黑狐和那只男狐妖指示,百分之百顺从。

男狐妖是涂山之主的弟弟(领养),因为喜欢自己的姐姐但姐姐从来没看过自己,悲伤(病娇)的同时被黑狐首领迷惑,离开涂山,投靠黑狐,成为黑狐帮派的左使。

那只黑狐是我自己加上去的,他有什么能力之后就会说,变相是忘羡之间的助攻。

其实这里的魏婴早就喜欢蓝湛了,但是因为不懂世事而不知道自己的感情。

而蓝湛则已经是前世的蓝忘机,就是没有一些细节和一部分记忆。



评论(11)
热度(71)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