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get√
拒绝拆逆xj
超狂羡吹,谁骂他我骂谁

【引岁】

最近一直在搞这个和三次的事情,述君情也一直在电脑存着😂

引岁:

还记得我吗?我是《引岁》~


今年春节由十三位写手带来的春节忘羡贺文~


贺文是春节当天,2018.2.16!


再一次,2018年二月十六日,初一当日,中午十二点开始,每一小时发放一篇~


(づ ̄3 ̄)づ╭❤~


这一次带给大家剩下8位写手以往的作品片段,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_(•̀ω•́ 」∠)_


下周我们会偷偷剧透一波内容哦~


依然请大家随意期待一下!


----------------------------------------------------------------------------


《承泽》片段


by 东雨


   数十条顺滑的红纱帷帐从大殿的屋梁上垂下,遮蔽着风景,朦朦胧胧,在夜风的吹拂下小幅度的飘摇,平白多了几分旖旎的气氛。每个十步点着一盏宫灯,因为红纱的关系并不是很明亮,但是却可以清晰的看到红纱的那头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看着灯光下映在红纱上的人影,蓝忘机开口唤道:“魏婴?”


   一声轻笑,魏无羡故意压低声音道:“蓝湛,过来啊。”说完,也不等蓝忘机反应,便率先往殿内走去。


   不是是不是灯光太暗的缘故,蓝忘机觉得魏无羡穿的衣服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拂开红纱,蓝忘机熟练地跟上魏无羡的脚步。大婚后,宫中之人大部分被遣散,真正能用的宫殿除了帝后的寝宫和祭祀用的承天殿,就只有魏无羡当年的长宁宫,所以这里,蓝忘机来过无数次,闭着眼睛都能摸到地方。只是这一次,却完全不同。


   没有了第一层红纱的遮挡,蓝忘机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矗立的那盏孤零零的长明宫灯,九彩琉璃的灯罩上绘的不是往日的山水菊兰,而是他与魏无羡相识那天的场景。


   画中,坐在树上的半大青年眉眼弯弯,风流初现。树下的一群少年中,那面容冷淡的少年抬头认真的看着,眼神中包含着一丝心动。


----------------------------------------------------------------------------


《情》片段


by 西风


   夜幕是这座城市最美的晚礼服。


   冬日的夜晚一向来得极早,不过五六点天色就已全黑,路上的行人有些匆匆回家,有些勾肩搭背,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今夜的狂欢才刚刚开始。


   餐厅的服务生小姐都受过专业的入职培训,走起路来一步三摇,动作优雅,笑容得体,全然看不出内心的汹涌澎湃。


   跟在她身后的是两位风格迥异的帅哥,用一个通俗点的比喻便是:红玫瑰与白玫瑰。然而两人的气场却并不相斥,虽然只是一个讲一个听,但气氛分外和谐,直叫人无法插足。


   入了包厢,白玫瑰先生入座后,颔首致谢。红玫瑰先生却是朝她眨了眨眼,手腕在她眼前一番,变出了一朵开得正盛的玫瑰,笑道:“我和身后那位大帅哥还有些话要说,麻烦漂亮的小姐姐向后推迟半个小时再上菜咯。”


   “嗯……好。”服务生小姐被这个突如其来的wink砸得头脑都晕乎乎的,胡乱应了两下便脚下飘飘然的走了,可怜那枝玫瑰因没有口袋而攥在了掌心,枝干都几乎要折断了。


   魏无羡回过身,就见蓝忘机面色微沉,随即调笑道:“怎么,我们含光君和一个小姑娘吃醋了?醋劲这么大,咱家以后可不用买醋了。”蓝忘机被他一通胡话说得耳尖发红,垂下了头,却因“我们”两字,脸色好了不少。


   蓝湛这脸皮怎么不跟着身高一起长长呢,连这都要羞一羞?


----------------------------------------------------------------------------


《Luv Letter》片段


by 坎坎


   魏无羡的古英文是江厌离教的,发音纯正且带着一股子温柔劲儿,念起诗来,听不懂的会觉着神秘优雅,像蓝忘机这样听得懂的,就会想……好吧其实是蓝忘机想,把他扣起来让他说些更动听的话。


   但这其实是有原因的——


   “And for a woman wert thou first created, 
    Till Nature as she wrought thee fella-doting
    ……”


   彼时蓝忘机正在清扫书架上的浮灰,听到这一段心里突然一跳,果然下一秒就有个人凑上来。


   魏无羡从蓝忘机高抬的胳膊下钻到他和书架之间,用食指挑了蓝忘机的下巴,仰起头盯着那双浅淡的眼,眼睛亮晶晶的,用中文又念了一遍


   *“造化本意是要让你做一个女人,
    但却在造你时爱上你,在你身上,
    胡乱安个东西,”


   “使我能够承欢于你”


   魏无羡能够面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种话,并不代表听的人能。


   蓝忘机忍无可忍,把魏无羡按在书架上,为他恶劣的篡改和过分的挑逗,以吻封缄。


----------------------------------------------------------------------------


《玉兔桃花酒》片段


by 莜莺


  魏无羡第一次看到蓝忘机的时候正值人间三月,莺飞草长、新燕衔泥、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桃竹相衬、春色溢然,正是新心萌动踏春赏春之时。


  彼时魏无羡还只是一朵桃花,一朵香艳得份外招人的桃花,凭着仙酒,才得以灵力大增,此刻他一枝独秀躺着煦风摇曳在枝头。


  玉兔族姑苏蓝氏一脉也正赶着阳春好时出来觅春,多是想在百花齐放盛时寻的自己满意的花,采摘回去制成茶饮、糕酥等物,若是女子还想在作几个秀珍小香囊。


  蓝忘机是这一届极为优秀的玉兔仙,资质颇佳,只是他不喜着艳香之物,家室里俱一股檀木味弥漫,连他身上也染上了这股淡芳。因此他此番下山并无寻花之意,只是陪同罢了。


  他随意找了一处干净之地坐下,只闻得阵阵馥郁桃花香,虽是面若冰霜未出半分欣赏的神色,却也没有不喜的蹙眉。


  好巧不恰,他就正坐在魏无羡下面。


  常日鲜有人来,故难得有这么热闹的时候,魏无羡忍不住在树上摇摇枝头,花瓣微微合合张张,抖了几朵桃花掉落下去,其中一朵就砸上了蓝忘机的鼻尖,霎时满腔都是桃花的芳香。


  蓝忘机忍不住抬头,一朵殷红粉嫩的桃花挂在树上极为不安分。


----------------------------------------------------------------------------


《道侣变小了怎么办》片段


by 青山遮不住


    世人皆不知,威震三界的含光帝君和凶名昭著的幽冥之主夷陵老祖,其实,是道侣。


    而据说是和含光帝君水火不容针锋相对的夷陵老祖魏无羡,此时此刻,正悠哉悠哉地在九重天之上的云深宫内泡着温泉,喝着小酒,嘴里还哼唱着不成调的曲子,摇头晃脑,别提有多么惬意舒适了!


    魏无羡赤着身子躺在温泉池里,后背靠着玉石砌成的石壁,只露出小半个白皙的胸膛,两条光裸的胳膊往后一展懒洋洋搭在外面,手边一个精致的白玉案几,上面放着几盘点心,几壶美酒。瓷碗是青碧色的,酒液倾倒进去,竟是晕染着淡淡浅红的清透之色,酒香馥郁,被池水的热气一蒸腾,满室都氤氲着醉人的酒香。


    魏无羡泡得舒服了,时不时就拿起酒来喝一口,或是吃两块点心,这酒是他特意从云深宫后花园里那几棵长了几万年的白玉兰树下挖出来的,埋了几千年,终日被玉兰花树的灵气滋润着,玉兰花开千年一度,花香经年不散,因此酒里还浸润了玉兰花的香气,入口之时多了几分清淡绵软,回味悠长。


    他一口一口慢悠悠地喝着,不像平日那样饮得狂放痛快,只是细细地品,却别有一番滋味。


    这云深宫的酒,就是不一样。


    魏无羡舒适地叹了口气,脖子向后一仰,枕在岸上,墨色的长发沾了水,湿漉漉地贴在耳边,白皙的肌肤被热气一熏,白里透着粉,那双桃花眼慵懒地阖着,狭长的眼尾处,还泛着一抹薄红。


----------------------------------------------------------------------------


《述君情》片段


by 麦芽糖maiya


    魏无羡蜷缩着腰肢,手捂住不断出血的丹田位置,蹒跚着走在大街边上。


    自己现在全身脏兮兮的,却又饥饿难耐,浑浑噩噩地进了一间客栈,必须得休息一下。


    “诶客官!是打尖吗?”一位身着粗衣麻布的小二走了过来,殷殷切切的说道。


    不对,自己现在跟个乞丐似的,小二没把自己赶出去就不错了。


    想到此处,魏无羡抬起头来,周围坐着的人均披着黑斗篷,肯定是温家人没跑了。


    果然,温晁突然出现,身边还带着王灵娇,披着黑衣的全都是温家人,刚刚那个小二早就不知逃去何方。


    魏无羡现在毫无还手之力,与一群用剑的温家人对抗也开始渐渐乏力。


    可不知为何,自己的丹田之处却越来越灼热,莫不是剖丹的副作用?


    魏无羡的身体向左移,躲开了袭击,另一边又一个门生一剑刺过来,他再挪步躲开。


    丹田的异象非但没有退散的迹象,反而更为灼热,像有一把火在那里烤着一样,这让魏无羡额上冒出汗来,但自己的灵力好像回来了一样,身体开始有劲,躲起来也开始加速起来。


    奇怪,明明金丹已经没有了。


    虽然身上的伤口仍然疼痛无比,但也无暇顾及,渐渐地,魏无羡甚至能单靠手脚对付那帮修为半吊子的温家人。


    “一群吃饭不干活的!抓一个没有武器的家伙也抓不到!”温晁在一旁看着魏无羡又一脚踹走了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干着急,向手下怒吼。


    可十几号人,已经有一半人被魏无羡踹倒在地,几个人联手对抗他也毫无进展,还有几个没出息地站在一边看着他们,愣是不敢出去抢这个风头。


    “温公子消消气,这个魏无羡没有剑,又受了伤,熬不了多久的。”王灵娇微微蹲下,用手顺了顺温晁的胸膛。


    温晁看着魏无羡又打飞了个对手,这叫熬不了多久吗?他本是要坐在一旁看着魏无羡没抓住,被自己踩在脚下,被自己嘲笑才对,魏无羡现在的样子,这么可能被抓得住?


    “温逐流呢?站在一边干啥?快抓住魏无羡啊!你瞎了没看他快跑了吗!”温晁气恼,没耐性地推开王灵娇,扭头吩咐着温逐流。


    闻言,温逐流一个箭步冲出去,将泛着白光的灵力凝聚在右手,拍向魏无羡。


    魏无羡转身,也一掌与温逐流对峙。


    红色的光顺着魏无羡的筋脉,流到他的手掌之中,两人的掌间缝隙也同样浮现出红光。


    不单是温逐流跟温晁,连魏无羡都惊讶得瞪大眼睛。


----------------------------------------------------------------------------


《现代撩祖二三事》片段


by 沐沐


    修习魔道者,气息逆流,修为逆天改命,违反天道,天罚其折损阳寿。


    剥离金丹,献祭换体,魂魄在兜兜转转中早已受创不堪,油尽灯枯已成定局。


    雨夜观音庙,风雨金陵台,再别莲花坞,两人一驴,游览大好山河,行走江南烟雨,记二十载有余。


    停留云梦,两人坐船游湖,他采莲他取荷,林林总总,五个春秋。


    回居云深,一人教书打坐,一人牧兔品酒,冬去春过,五个春秋。


    江南水乡,一人操动织机,一人扛锄农耕,大隐于市,末止于那天。


    “不好意思啊。”


    魏婴嗜睡,每天要日上三竿才出门劳作,蓝湛作息规律,每日早起做饭织布,唤醒熟睡赖床的魏婴。


    这对特别的神仙眷侣向往的只是平凡夫妻的结发侧枕百年恩。


    可是今天的蓝湛却没能唤醒魏婴。


    脉息微弱,蜡炬泪干。


    梦寐以求的宁静普通,可以说是上辈子的夙愿。


    可是时间却告诉他们,宁静普通,要结束了。


    陪伴蓝湛走完耳顺之年,已是魏无羡的极限。


----------------------------------------------------------------------------


《执》片段


by 懒癌晚期


    魏无羡一脚踹开了孝堂的门,好像与那些人发生了争执,但说了什么他却听不清了……只见他的哥哥上前,递给魏无羡一条布条。


  魏无羡紧紧地攥着,眼泪滑落……


  他心疼地上前,想要拭去那人的泪水。手却穿透过去,什么也碰不到……


  眼前突然一黑,随后他发觉了并不是眼睛的问题,周围以他为中心的黑暗正在慢慢地扩散。


  极度的不安与焦躁涌上心头,头疼欲裂,拼命地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能抓住……


  猛然被一双手紧紧抱住,魏无羡一脸激动地看着他。开口想说些什么,却又看到了什么,缄默不言。


  他看到了那人眼底一闪而过地落寞,诧异之余,那人又突然的不见了……


  淅沥沥的雨声在耳边响起,蓝忘机失魂落魄地抬起头。


  魏无羡撑着把黑伞站在一个墓碑前,怀中抱着一捧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张张嘴想叫那人,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儿来。


  只见那人单膝下跪,放下了怀中的红玫瑰,抬手无比虔诚地给墓碑擦拭掉上边所沾染的水渍污垢。


  蓝忘机走到他的身侧,想看清楚那坟墓究竟埋葬了谁,却依旧看不清。


  只见魏无羡盯着那墓碑良久,闭眼在碑上落下一个吻,眼睫毛轻微的颤抖着……


  蓝忘机呼吸一窒,不解地看着他。


  魏无羡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将之埋入碑前……


  突然的水声哗哗,他看到魏无羡沉入水底,大量的气泡从那人口鼻处涌出来。


  惊恐不已地伸手,触及到的只有指尖的冰冷。面对那人的死亡他竟无能为力!!!


  猛然惊醒,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的大床上。


  推开卧室的门,看到了坐在客厅吃辣菜的自家伴侣。


  “蓝湛你……”听到咔哒的响声,略微有点心虚的抬起头,却被一双冰冷的唇吻上了。


  这一场吻杂乱无章,不带任何的情欲,魏无羡甚至感受到了怀中人轻微的颤抖。


  待到双唇分离,魏无羡已然有点气息不稳。“怎么了二哥哥?”


  “无事。”


  蓝忘机低头,方才的梦境实在是太逼真了,使得他刚醒过来的时候神识恍惚。


  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却猛然抓住了魏无羡的右手。


  “戒指……”

评论
热度(151)
  1. 淡🍁语-苗引岁 转载了此文字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