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get√
拒绝拆逆xj
超狂羡吹,谁骂他我骂谁

【忘羡】述君情(十)

*前世原著叽x九尾天狐(黑狐)羡,后世云游道人湛x黑色狐妖羡

*ooc慎入,小学生文笔

*拒绝撕逼,不喜欢右上角不送

*要说一下,这篇文羡羡是黑色狐妖,单纯是皮毛黑色而已,而原作跟这篇文的反派黑狐是全身笼罩着黑气的狐狸,不单单是皮肤黑色,所以羡羡不是反派,你就当他是普通的小狐狸好了。

——————————————————————————————————————

第十章————黑狐

一时间,涂山响彻惨叫声,山头不知为合突然飞来,躲在旁边的房子也很可能被砸得稀巴烂,妖怪们只能往涂山里头跑去。

待魏婴下驴,蓝湛把缰绳放开,让驴子顺着妖怪的方向走,而两人则站立在那儿。

又是一座山头朝路中央飞来,离蓝魏二人不远,蓝湛圈住魏婴的腰闪躲开。

“哪儿来的山头啊?”魏婴不解道。

“不知。”蓝湛道。

两人面向南面,前方是直达涂山玄关的大路,妖怪们都立刻往这宽敞的路逃跑,除了涂山的狐妖,更远处还有一些不寻常的黑点,正朝这里跑来。

蓝湛明显注意到那些奇怪的黑点,魏婴也是,身体微微向前专注地看着他们到底是何物。

魏婴的五感比人类要高几倍,很快便看清黑点的真面目,不过说是真面目,倒不如是看到被黑气包裹着的外形罢了,但也不妨碍魏婴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应该是黑狐吧。”魏婴道。

蓝湛听罢便看着魏婴,又转而警惕地看着前方没有说话。

“都是用黑色妖气包裹住自己的狐妖,绝非善类。”魏婴说道。

“……走。”蓝湛等魏婴说完,便御起避尘过去,魏婴也拿起随便紧随着蓝湛。

飞得越靠近民屋地带,尖叫声也越刺耳,有些隐蔽的角落也能看到斑斑血迹。

看来涂山是真的遇到不速之客了,魏婴心想着,御着随便下地便挡住了一只黑狐的袭击。

魏婴的剑法虽是蓝湛辅导,使剑起来却与蓝湛的风格完全不一样,避尘稳而重,不需要花哨的剑招也能使得华丽动人;随便却是轻而快,比起避尘的力量优势,随便的优势便是快速灵动。

两道身影,两道剑光,在涂山里飞舞着,与成群的黑狐对峙,其他狐妖趁这时立刻逃窜起来。

逐渐地,黑狐已经被两人处理得七七八八,涂山同时也避免不了这次的混乱。

“蓝湛,咱俩还是找个地方歇一会儿吧,估计那群黑狐暂时不会来了。”魏婴道,说着便往回走,也不忘边走边转头看着蓝湛。

“嗯。”蓝湛点头,与魏婴并肩走着。

两人往深处走,幸好苦情树附近的建筑没有被破坏,随便找了个酒家便坐下休息。

“嘿嘿,这不是打架打到口渴了嘛。”魏婴注意蓝湛眼中‘明明是你自己想喝酒’的意味,笑道。

蓝湛叹了口气,从锦囊中拿出碎银子,让小二拿点酒跟茶来。

小二也知道刚刚赶走黑狐的人是这两位,不敢怠慢,拿了银子麻溜的备好酒水和一些小吃。

魏婴看到端来的酒坛子,立刻摊开封泥,仰头喝了起来,未喝完的酒水顺着嘴角留到喉结处直至衣襟,喝完一坛后满足地抖了抖毛绒绒的狐耳。

蓝湛没有说话,打算递给他手帕时,魏婴已经拿手胡乱抹掉嘴角的水渍,快从衣服里拿出的手帕又放回原位了。

小二见识多,应该是知道毛发黑色的狐狸与袭击涂山,全身笼罩邪气的黑狐不一样,看了一眼魏婴的狐耳也没说什么。

“诶诶,小二,过来一下呗。”魏婴朝小二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来了来了,怎么了大仙?”小二问道。

“我问你啊,刚刚的事儿你也知道了吧,那群黑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魏婴问道。

“诶,大仙不是咱们涂山的人吗?”小二看了看魏婴头上的耳朵,问道。

“诶呀,我小时候就不住在涂山了,这不是回一次家乡,就遇到这件事儿了嘛。”魏婴胡说道。

果真是说谎不打草稿,魏婴心里吐槽自己。

蓝湛听到这番话,看了眼魏婴,把视线又转移回杯中的茶水,认真听着两人说话。

“哦哦,这样,其实吧,黑狐的聚居地离我们涂山很远,所以很少找上门来,明争暗斗了几百年,早就是死对头了,大仙你们一来他们就刚好过来讨伐,那大仙还真挺倒霉的了。”小二似是相信了他的话,说明道。

“原来是几百年的仇家啊,蓝湛,你觉得呢?”魏婴转头问道。

“今日便先住于此地,看情况再下定夺。”蓝湛说道。

“那什么所见略同。”魏婴笑道。

两人找了家环境不错的客栈,上到阁楼雅间时魏婴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糟了,驴我好像忘了牵来了!蓝湛快,快去找驴。”说罢,便拉着蓝湛出去找驴去了。

估计今夜并不会太平。

TBC.

——————————————————————————————————————————————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还有,这章拖了几个月才发上来qwqqqq真是不好意思。

其实这章已经在文档里保存很久了,就是突然忙着联文,加上懒,所以一拖再拖。

我还欠着西风的生贺呢qwqqqq

不敢立flag

先酱了,九尾羡估计很快就会出来了。

评论(4)
热度(40)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