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get√
超狂羡吹,谁骂他我骂谁
蓝大老婆粉
很懒,可能比在座的诸位都要懒
没有脾气,可以骂我质疑我烦我,我慢慢跟你解释
不过你拆我忘羡拉踩就另当别论了
极度恶心曦澄nc粉,澄毒唯见一个枪毙一个
拒绝拆逆xj

【忘羡】述君情(十一)

*cp独忘羡

*前世原著设定叽x九尾天狐羡,今生云游道人湛x小狐妖婴

*ooc是我的,忘羡是秀秀的

*新人物玄面妖君是原创人物。

*玄面妖君:黑狐娘娘身边的贴身护卫,专门吸取妖怪的妖力和妖丹

*最近心态爆炸,不爱看左走不送

——————————————————————————————————————

第十一章————恶战

折腾了好一会,总算把驴找回来让店小二把他栓在马房里了。蓝湛与魏婴回到客房,房内一时间安静得连风拂过的声音都听得到。

魏婴是永远都不觉得尴尬的主,可这次他难得不闹腾不和蓝湛说这说那,他和蓝湛相处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察觉不了蓝湛今天的异常。

自从和那狐妖姐姐遇见后,蓝湛就有意躲着自己,而且感觉,现在的蓝湛变了,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化一样,气场比以前更为冰冷,也更沉稳了些。

自己现在只要和蓝湛说话,他的视线便会一直躲避自己,自己像是火舌一般一旦碰他他就会忍不住避开,这让魏婴感到极其不自在。

“蓝湛,今天你跟那个狐妖姐姐说了什么了?”用过膳后,魏婴决定问蓝湛。

“曾经师门的事,颇为复杂,之后我会于你细细道来。”蓝湛不愿对魏婴撒谎,但这件事一时间很难解释清楚,只能如此说道。

“那好吧。”魏婴作罢,又对蓝湛说些有的没的琐事,待胃中的饱胀感消失,便躺在床上闭眼休息了。

......

......

......

睡不着。

别说是沉下意识睡觉,调动心神安静闭眼也不太行。

以前自己问什么蓝湛都会回答的,虽然是回答了,但明显这件事蓝湛没全说明,谈话之后蓝湛对自己能避则避。

蓝湛这是厌烦我了吗?这是厌烦我了吧!

像他这种沉默寡言的人一直有我在身边不断吵闹,是谁都会厌烦,只是怕我闯祸才不丢下我吗?

可,或许是真的很复杂的一件事,蓝湛还没屡清楚的那种复杂吧,他从不撒谎的。

魏婴心里五味杂陈,疑惑,焦急,害怕,烦躁,全搅在一起,把自己搅得心里像是出现了无数个疙瘩,像尽快掩盖掉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彭——”

好不容易压制住心中的焦躁,浅眠片刻,外面却突然传出今日下午一样的巨响。

魏婴:......

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魏婴听到巨响后立刻起来,长呼一口气,看了看桌案旁收起书卷的蓝湛。

......不当讲。

心底的烦躁还没消散,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宁一瞬间被打扰了谁会高兴?魏婴打开面对大街方向的窗户,看了看情况。

本正在逛夜市的妖怪们再次听到声响便立刻逃窜起来,妖怪们逃走路线的反方向便看到今天的石宽正站在一栋房的屋顶上,其身旁站着一位手持玉扇的男狐妖。

狐妖来打涂山?

感受到那狐妖身上的戾气及那股与黑狐一样的妖气,魏婴便知此妖怪是敌人。

转过头看了眼蓝湛,难得与他视线对上,他点了点头,魏婴便抄起床边的随便,从窗外跳了下去。

“......”犹豫了半秒,蓝湛还是选择了走去门外。

——————————————————————————————————————

周围的百姓早已逃窜至苦情树下,街道乌烟瘴气,蓝湛与魏婴御剑路过期间看见了不少尸体,皆是逃跑未及时的普通妖怪。

血味,尘土,妖气一时间迎面袭来,连蓝湛都不禁皱眉,魏婴年少轻狂,又被同伴的血腥气刺激,二话不说御剑到地面,拿起避尘便与冲上来的黑狐打了起来。

“魏婴!”蓝湛喊道,顾不上那么多,冲下去护住魏婴。

石宽手举山头,往魏婴的方向扔去,山头顿时被魏婴一掌劈烂,石宽趁魏婴眼前只看到被击碎的尘土时一拳击来,魏婴也一拳与他硬碰硬。

即使魏婴力量大,却也比不过光是在体型上便取胜的石宽,受到他一拳的压力,连忙后退,两人分开后,魏婴才反应过来自己右手的骨节像是被腐蚀了一般慢慢分解,左手抚上骨节处摩挲,并未感觉到疼痛。

“北山妖帝。”蓝湛在魏婴身旁说道,看了看魏婴的伤势,眼中难得出现不知所措的神情。

北山妖帝石宽,乃石怪,百年前在北山称帝,力大无穷,据说其手能化解一切物质。

“听闻含光道长仙风道骨,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能与你和令弟子交手,实在荣幸。”石宽说道。

“等等。”突然,屋顶上传来了声音,蓝湛和魏婴抬头一看,发现手执玉扇的狐妖旁边,站着一位全身被妖气覆盖的黑狐,紫色的瞳仁死死地盯着魏婴,这让魏婴十分不自在。

“石宽,不是早说好的嘛,大的你去打,小的那个我对付。”黑狐说道。

“你谁啊?”魏婴问道。

“我乃黑狐娘娘身边的贴身护卫,玄面妖君。”黑狐自我介绍道,转头看了看身后一直没说话的狐妖,那狐妖收起扇子,点了点头。

得到指令,玄面妖君立刻飞扑过去,一爪袭向魏婴,魏婴眼疾手快,拔出一半随便截住玄面妖君一爪。

蓝湛刚要过去,便被石宽拦截住,蓝湛知石宽拳头的威力,不能硬抗,一边闪躲石宽的拳头一边以剑招呼石宽,寻找他的弱点。

石宽是力量为上,虽同时敏捷,但相比于身形比他小的蓝湛来说略显笨拙,因此,一开始来看是蓝湛比较吃亏,但逐渐知道其弱点后便能驾驭局势,现在看来,倒是不相上下,甚至略胜一筹。

至于魏婴那边,两人相当旗鼓,但玄面妖君不知是有何招数,若魏婴以妖力招呼过去,妖力就像是被什么所吸住,因此魏婴只敢以敏捷的身手和拳头攻击玄面妖君,好在玄面妖君似乎不太擅长体术,虽有妖力让魏婴躲避招数,却也因其力量不能太靠近魏婴,一不留神可能就会被拳或掌攻击。

可恶,这不就没办法吸掉他的妖力了吗。玄面妖君愤恨地咬牙心道。

慢慢地,两人体力渐渐不支,那手执玉扇的狐妖早已不知在那儿,与谁恶斗中。

另一边,蓝湛打横持剑,抵住石宽的拳头,避尘一划,把石宽的手击退。

蓝湛虽是能掌握石宽的缺点,可那石宽不知怎的,死也要拿下蓝湛。

蓝湛无心恋战,只想尽快摆脱石宽去帮助魏婴,可这石宽无论如何击倒他他都会站起来继续打。

魏婴在打斗时闪避和攻击一起兼得,体力消耗得比光是闪躲的玄面妖君要来得快,却仍然死撑着,玄面妖君已经注意到其速度慢了许多。

玄面妖君决定赌一把,据说魏婴的力量随了其师尊,他刚刚也看到了,遇到石宽的拳头,便也只是后退几步,找到机会扯开,若是他赌输了,不死也得废,可若是赢了,便能拿走夷陵老祖的妖丹,向娘娘和左使大人汇报了。

趁魏婴袭来,一手抓住魏婴的手,用脚扫开他做重心的脚,再向前踩去,让魏婴一时间无法从自己手中逃脱,也无法碰到地面,魏婴正打算甩走玄面妖君,却发现自己的妖力已经被他吸走。

这时,玄面妖君松手,手上聚气,抓住魏婴的丹田位,魏婴在空中扭转身子企图不让他得逞,可惜已经太晚,玄面妖君以极快的速度吸走他的妖丹,再一掌劈过去。

之前没办法近他的身无法吸取妖丹,如今有此机会,他是拼了命也要拿走妖丹。

蓝湛看到这个局势,立刻以剑刺向石宽,随后转身去救魏婴,左手接住魏婴不让他摔在地上,右手持剑向玄面妖君刺去。

妖丹被夺,再被妖力更强的玄面妖君打,魏婴看着蓝湛,从口中吐出淤血,他本不想蓝湛担心想把淤血吞进肚里,却已经没有力气了。

“魏婴!”蓝湛看到魏婴吐血,瞳孔一缩,没空理会那两人,用抱住他的手握住他,为他输送灵力。

玄面妖君见此大好机会,一不做二不休,扑向蓝湛打算连他的灵力一并拿走,却被一扇子扇飞出去。

蓝湛看到这情形,便看到涂山莹莹站在他和魏婴前面,只见她原本的一席翠衣早已染上不少血污,看样子也是经历了苦战,刚刚那一扇子便是她扇过去的。

“含光君,快!你体内有魏无羡给你的妖丹,快给他!”

TBC.

———————————————————————————————————————

啊啊啊搞定了,好累_(:з」∠)_

抱歉,最近三次元又是统测又是这个又是那个的,经常没时间码字。

下一章夷陵老祖救回来啦!

节奏好慢......

最近,心情可是说是很不好了,经常炸。

就先这样了,下次再见咯(づ ̄ 3 ̄)づ


评论(4)
热度(61)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