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get√
超狂羡吹,谁骂他我骂谁
蓝大老婆粉
很懒,可能比在座的诸位都要懒
没有脾气,可以骂我质疑我烦我,我慢慢跟你解释
不过你拆我忘羡拉踩就另当别论了
极度恶心曦澄nc粉,澄毒唯见一个枪毙一个
拒绝拆逆xj

【忘羡】两小无猜

*给 @暂别西风 的两小无猜点梗(不敢说这是生贺)

*私设蓝江两家关系亲密,忘羡从小认识

*cp独忘羡

*年少的蓝湛表情会有点多,毕竟是小孩子

*极度ooc慎入,ky左走不送

——————————————————————————————————————

蓝湛第一次遇见魏婴时,魏婴才刚进江家不到半年。

那时魏婴初来江家没多久,虽然已经能和同龄人玩得很亲密,但在家里还是较为拘谨。

蓝启仁带着蓝涣与蓝湛一起去试剑堂,两人向江枫眠行礼后蓝启仁便让他们先出去。

蓝涣和蓝湛都喜静,让家仆带领两人回房休息一下。

“阿湛,你饿了吗?”两人静坐一个时辰有余,蓝涣见午时早已过去,便问了问蓝湛。

“......”蓝湛看了看兄长,摇头示意。

终归是十岁的孩子,平常都是这个时辰用膳,又一直赶路来云梦,怎会不饿呢?

“刚刚我们经过镇子的时候,不是有个卖松子糕的店吗?我看你很喜欢的样子,想去吃吗?”蓝涣轻声问道。

“......”蓝湛自知瞒不住兄长,抿了抿唇,还是点头妥协了。

蓝涣也习惯了和自己弟弟这种相处模式,摸了摸他的头。

“兄长这就去买,很快回来的。”说罢,蓝涣离开了房间。

蓝湛目送兄长离开,然后转回头去,低头沉思。

魏婴是在莲花坞的别院初遇蓝湛的。

刚和江澄一起疯玩回来,满身湖水污泥,手上还有刚采摘的莲蓬,知道江叔叔要会客,虞夫人这段时间都是在后院散步消食,正门和后门自然是不能去的,只能从别院进入。

江澄嫌弃自己一身湖水汗水混在一起,自己除了有些许汗之外都是干干净净的,自然不用像魏婴那样偷偷摸摸。

魏婴轻轻松松爬上别院的墙时,正好看到走出客房的蓝湛。

是一个很好看的人,魏婴如是想着。

自己现在一身污泥,过去会不会弄脏他?

“什么人?”没等魏婴多想,蓝湛便已发现墙外有人。

魏婴还未开口解释,蓝湛便已袭上来。

两人岁数相差不大,但魏婴才刚修仙不久,伙食也是几个月前才从街头上捡瓜皮残饭变成现在的好饭好菜,也仍不敢多吃,无论是身型还是力气也比蓝湛小很多。很快,蓝湛便制住魏婴,不远的家仆也闻声赶来,看到是二少爷和客人打了起来,便急忙通知家主。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被虞夫人狠狠教育了一顿,出去偷玩乱跑,打扰客人,有失家族风范,不成体统,在祠堂被虞夫人打得嗷嗷叫,然后被罚跪在祠堂一个晚上,家里人谁都不许给他吃食。

魏婴刚来江家不久便和客人打架,虞夫人这次气得不轻,让金珠银珠盯着江澄和江厌离都不许给魏婴送饭。

江枫眠在一旁给蓝启仁道歉,蓝启仁也拱手回应,蓝湛在一旁听着,看向江家祠堂的位置,低下头来,蓝涣看了看蓝湛,终究还是一句话没说。

晚膳过后,蓝湛回到房里,看着面前被油纸包好,早已凉透的松子糕,又看着蓝涣,像是询问他。

“难得你那么想交朋友,既然想的话,便给他吧,他会喜欢的。”蓝涣心知蓝湛所想,点头同意了。

“谢谢兄长。”蓝湛说道,便把松子糕用油纸包好,藏在怀里走出客房。

蓝湛进去祠堂时,便看到魏婴跪在灵堂前,他慢慢走过去,不发出脚步声。

魏婴感受到有人的气息,转头看去,是早上和他打架的客人。

“是你啊?你怎么来了?江澄呢?”魏婴疑惑道。

蓝湛摇了摇头,示意只有他一人。

“好吧......你来干什么?早上打架的时候把你那白衣服弄脏了吧。”魏婴笑笑,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蓝湛还是没有说话,正当想魏婴开口让他回去别被发现的时候,蓝湛从怀里拿出被油纸包好的松子糕。

“这是给我的?”魏婴确认道,明明早上打他的是他,现在给他偷偷送吃的还是他。

“嗯。”蓝湛说道。

“你终于肯开口说话啦,这是松子糕吧,你也吃个。”魏婴右手拿着一块松子糕往嘴里送去,左手拿着另一块松子糕递给蓝湛。

“不必,吃过。”蓝湛摇了摇头,意思是这些都给他吃。

“谢谢啊,对了,我叫魏婴,你叫什么?”魏婴嘴里含着口松子糕问道。

“......蓝湛,先吃了再说。”蓝湛无奈道。

“早上,我自知不对。”蓝湛在魏婴吃着的时候,开口说道。

“不问你身份便与你私自斗殴,是我不对。”

“啊,没事没事,我那时候一身脏泥的还偷偷摸摸从别院爬墙过来,谁都认为是贼吧,不怪你。”魏婴爽快的说道。

之后的一个时辰,都是魏婴在说,蓝湛在听,告诉他很多云梦好吃好玩的事情,并说将来带着蓝湛一起在云梦好好玩一整天。

蓝湛听着,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的事情,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

——————————————————————————————————————

之后那几天,魏婴带上蓝湛跟他一起在云梦的镇子一直玩,但江澄倒是对蓝湛没什么好感,更是搞不懂魏婴,明明是因为他才被罚的,却要带上他一起玩。

而蓝启仁一看见魏婴就气得山羊胡飞起,第一次看见他便是一副脏乱的样子,又经常带自己的侄儿去这儿去那儿,孺子不可教也。

蓝涣则是每次都等蓝湛回来,问他今天去了哪里,遇到了什么这么开心。

所以是怎么看出来开心的?某次不小心听到的江澄惊讶地看着蓝涣。

到蓝湛要离开时,魏婴本想送行,但碍于虞夫人和蓝启仁,还是没有出去送他们离开。

为了不打扰道云梦的百姓,蓝启仁还是决定备两辆马车回去。

蓝湛在最后一天没有看见魏婴。

——————————————————————————————————————

几年后,蓝忘机在云深不知处墙上遇到魏无羡。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魏无羡举起酒坛,递到他面前,咧开嘴笑得灿烂。

不行。

“云深不知处禁酒,罪加一等。”蓝忘机脸色平淡,没有把内心的滂湃显露出来。

“蓝湛你怎么这样?难得见到你你还是这幅样子,就不会笑吗?”魏无羡在墙上蹲下,身体前倾俯视着蓝忘机。

见蓝忘机只是盯着他不说话,魏无羡便自讨没趣地站起来。

“好吧,云深不知处禁酒,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说完,魏无羡仰起头来便把一坛天子笑喝个精光。

“然后呢?”聂怀桑坐在桌案旁,听着魏无羡讲述昨晚的事情,问道。

“还能怎么样?打起来了呗,蓝忘机这种人,最讨厌就是这种不规矩的人了。”江澄抢先回答道,恨不得把白眼翻上天。

“的确打起来了,还把一天子笑打翻了呢。”魏无羡笑道,似是对此事不放在心上。

“你俩还真是有缘,每次见面就会打起来。”江澄吐槽道。

“什么意思?难不成魏兄以前有跟蓝忘机打过架吗?”一旁的门生问道。

“以前翻墙回江家的时候刚好被第一次来的蓝忘机看到,被当成贼打了。”江澄说道,丝毫不给魏无羡面子。

“噗!”聂怀桑不禁嗤笑。

“靠!给我点面子行不?”魏无羡说道,便起身和江澄扭打起来。

——————————————————————————————————————

江澄觉得魏无羡最近很奇怪,特别是和蓝忘机说话的时候,说不出来的奇怪。

平时和魏无羡出去玩时他总是抢着争第一,也毫不介意地跟男生们打架。

但在蓝忘机面前却大有不同————

“蓝湛,咱们去抓兔子/射纸鸢/掏鸟窝呗,你去不去啊?”

“蓝湛,蓝二公子,吃枇杷不?就知道你不吃,我就问问。”

“蓝湛,蓝二公子,蓝二哥哥,看看我呗,好不好嘛。”

江澄想起魏无羡对蓝忘机说话的语气就不禁浑身起鸡皮疙瘩。

原以为魏无羡只是一时贪新鲜好玩,他平时撩拨女生如同对蓝忘机那般,因此魏无羡每次去找蓝忘机是江澄就在那儿不断翻白眼。

可魏无羡最近都不再撩拨女生了,只顾着怎么耍蓝忘机,当蓝忘机不理他时还有些失落。

江澄:???

江澄有种不祥的预感。

“江澄,你说,蓝忘机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魏无羡再次被蓝忘机训斥“无聊”后向江澄问道。

不知是否江澄看错,他好像看见魏无羡头顶上一小撮头发垂了下来。

“你才发现?”江澄翻了个白眼说道。

“......他会讨厌我吗?不行不行,不主动问那小古板他是不会说的,我明天就问他。”魏无羡说道,似乎是打起精神来,头顶上的小揪揪瞬间竖了起来。

第二天,魏无羡就更缠着蓝忘机不放了,还不停问蓝忘机喜不喜欢他。

江澄:......

丢人。

妈/的。

TBC.

——————————————————————————————————————

终于写完了!

实在是拖西风这文太久了qwqqqqqqq

(完全不敢说这是生贺啊拖太久了,西风脾气还特别好说没关系考试要紧。)

明天就要考试了,把文档里的这篇文发出来。

还欠着兮兮的生贺......

还有写都没开始写的述君情十二......

不敢立flag了......

评论(14)
热度(152)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