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get√
拒绝拆逆xj
超狂羡吹,谁骂他我骂谁

【忘羡】述君情(十二)

*cp独忘羡

*转世续缘梗,前世原著叽x九尾天狐羡,今生云游道人湛x小狐狸婴

*灵感来自狐妖小红娘

*你们的九尾天狐老祖羡已上线

*现在的蓝湛已经恢复一些记忆了,还有一部分记忆没有找回

*有一部分角色是狐妖小红娘的原著角色

*狗血八点档ooc慎入

*ky左走不送

——————————————————————————————————————

“妖丹?”蓝湛疑惑,自己身上为何会有魏婴的妖丹。

妖丹是修炼成型的妖怪最珍惜的东西,若是没了妖丹则与废物没有两样。

石宽见玄面妖君被扇飞出去,也加入了战争,涂山莹莹再次拿起扇子往石宽扇去,一阵强劲的风迎面袭来,石宽不得不暂时停止动作。

“魏无羡当年跟你以一半陈情和整个妖丹作为媒介续缘。你快盘腿坐起,我帮你引妖丹出来。”涂山莹莹没了白天时的优雅从容,说话语速也快了不少,再次拿扇子加大风的力度争取时间,走去蓝湛的背后同样盘腿而坐。

快速的按了蓝湛几个穴道,又去按了按魏婴的穴道,往蓝湛背后施灵力逼出妖丹,半刻钟后,那颗鲜红的妖丹隐隐发光,慢慢的从蓝湛嘴里吐出,妖丹朝魏婴额方向移动着。

玄面妖君见此情形,正好风已经开始减慢,就发力往蓝湛扑过去。

涂山莹莹看到不远处的玄面妖君,心里咒骂了一声,稍微用力把蓝湛往魏婴身上推。

蓝湛吓了一跳,关键时刻止住了向前倾的身体,鼻子与魏婴的鼻子差一点就碰到,妖丹亦成功进入魏婴的身体。

魏婴悠悠醒来,看见与他只有半尺距离不到的蓝湛,微微瞪大眼睛。

“蓝湛......?”魏婴说道,可声音确没有往日的稚嫩,突然灵光包裹住周身,原先少年的身体亦变成了成年男子的体型。

蓝湛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既然移丹成功,那我便不打扰二位,先去找我们大当家了,后面那两位敌人,便劳烦你们帮忙制伏了,若是可以,请把玄面妖君活擒。”涂山莹莹说罢,拱手离去。

魏无羡这才注意到后面的石宽和玄面妖君,想起了两人刚刚还企图伤害蓝湛,便转身往已经呆住了的玄面妖君揍去。

这一拳足以让玄面妖君把刚刚吞下去不久的妖丹给吐出来,魏无羡看了看被自己打进墙内的玄面妖君,再看了看手上自己的妖丹,正苦恼着该怎么保管这妖丹时,石宽便袭了上来。

蓝湛一剑辉出,替魏无羡挡住了石宽的拳头,魏无羡立刻借力踩在蓝湛的肩膀上一跃而起,一掌拍在石宽的锁骨上。

暂时把玄面妖君解决了,两人便联手与石宽对战,蓝湛负责守住魏无羡,魏无羡则负责攻击石宽身上稍微脆弱的地方。

涂山美美赶来时,便看到早已不省人事的玄面妖君和处于下风的石宽,咒骂了一句,便飞身站在了石宽面前,正好魏无羡一拳揍了过来,涂山美美亦挡住了这一击。

“抱歉,我的下属惊扰到了夷陵老祖和含光道长,还望二位见谅。”涂山美美打着客套话说道。

魏无羡听到涂山美美说道“含光道长”时看了看蓝湛,蓝湛感受到魏无羡的视线也看了过去。

“我倒是没什么介意不介意的,要问如何得问含光道长了。”魏无羡说到“含光道长”时还特意加重语气,玩味的看着蓝湛。

“......你决定。”蓝湛说道,这句话是对着魏无羡说的。

“既然这样,你也是狐妖吧,你后面那个大块头你就带回去养伤,但我后面那只黑狐,你不能带走。”魏无羡指着后面的玄面妖君,对涂山美美说道。

“这......”涂山美美思索了起来。

面前的是各个世家都想收入靡下的含光道长和曾经威名远扬的夷陵老祖,两人都得罪不起,涂山美美计划已经失败了,现在也只想赶快离开涂山回去娘娘那儿,若是不同意,会再次引发争斗,而且现在的玄面也妖怪撑不了多久。

“既如此,玄面便交给老祖处理了。”涂山美美脸色不太好看,却还是妥协了,带着石宽离开。

目送涂山美美和石宽走后,魏无羡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一醒来就要打架,对了蓝湛,你有没有锁灵囊和捆仙索啊?”魏无羡问道。

蓝湛默默地从乾坤袖中拿出锁灵囊和捆仙索给魏无羡。

“谢谢啦蓝湛,你真好。”对着蓝湛笑得开心,拿了两样仙器之后便把妖丹放进锁灵囊中,再拿捆仙索捆住昏死过去的玄面妖君,想到身后对着自己不知所措身体僵硬住的蓝湛,好不容易憋住不笑出声。

折腾了好一会儿,魏无羡和蓝湛一起把玄面妖君交给涂山莹莹,两人留了下来,住在苦情树旁边的客栈中。

“客官是打尖还是入住的?”一位狐狸店小二看到一黑一白,仙风道骨的两人,立刻走过来招呼他们。

“入住的。”魏无羡说道,一想到自己能再见到蓝湛就特别开心。

“哦好的,那要几间房呢?”店小二点头后问道。

这下魏无羡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一世自己跟蓝湛的互动自己都知道,可他还没明白这一世的蓝湛对自己是什么感情。

蓝湛站在魏无羡旁边不说话,也没做出任何动作。

店小二都看到魏无羡一脸不知道怎么说要好,像是让一旁的白衣道长说话,又看到旁边一直冷着脸的白衣道长不说话,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

“是要一间房是吧,我来带二位上去吧。”店小二帮两人说道,随即为他们带路。

魏无羡看到店小二这么聪明,心里想说“干得漂亮!”脑袋两侧的狐狸耳朵开心地抖了两下,跟着小二上去,蓝湛则跟在他们身后。

一进房间里,魏无羡就扑去软软的床上,刚回来就要打架,还没回来之前更是被拿走了妖丹,可把他累死了。

“先梳洗。”蓝湛放下剑和琴,走到床边跟魏无羡说道。

“我说蓝湛,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才刚回来就要跟你一起打架,我都累得不想起来了,就不能让我先休息吗?”魏无羡赖皮道。

蓝湛看着面前这个喋喋不休的人,满脸好像都写满了“你这样是累吗?”

蓝湛站在他旁边看了一会,随后叹了口气,自己吩咐小二拿热水和干净衣物上来,自己弄好后推了推仍然趴在床上的魏无羡。

魏无羡好像是真的累了,蓝湛走后没一会儿就抱着被子睡着了。

没办法,蓝湛只好把魏无羡翻过来替他脱衣梳洗,刚想把黑色外衣解开时被醒过来的魏无羡给制止了。

“醒了,沐浴更衣吧。”蓝湛问道,语气斩钉截铁,毫无问问题的感觉。

“行,我自己来就好。”魏无羡将方才快被蓝湛解开的腰带捋好,像是很抗拒蓝湛触碰自己一样。

说是抗拒,不如说是恐惧,不知是恐惧些什么。

蓝湛想道,但也没多问,转过身去找了本书坐在茶几上看了。

“那个......蓝湛啊,我没那个意思,只是你刚刚突然解我衣服,我会吓一跳的。”魏无羡见自己的拒绝令气氛尴尬无比,说道。

听罢,蓝湛翻书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看了看魏无羡。

“你会被吓到?”蓝湛问道。

“会的会的。”魏无羡如小鸡啄米一样不停点头,笑道。

魏无羡听到蓝湛无奈地叹气,也不说话,走到屏风后把自己的衣服都脱掉沐浴。

蓝湛一直坐在茶几旁没有动过,连翻书的动作都遗忘了,听着屏风后狐妖沐浴时的水声,耳朵不禁红了起来。

待魏无羡穿着让小二拿来的干净玄衣出来时,看到蓝湛在抄写东西。

“蓝湛,你在干嘛呢?”魏无羡没理会还在滴水的长发沾湿了自己的衣物,问道。

“静心。”蓝湛说道,抄经文的手依然没有停下。

“哦......是什么原因导致咱们含光道长心不静呢?”魏无羡调戏蓝湛的心又一次提了上来,慢慢走过去。

此时的魏无羡刚出浴不久,白皙的皮肤被热气蒸出淡淡的粉色,还在滴水的湿发粘在一起,额边的长发挂在肩上形成好看的弧度,头上两边的狐耳抖了抖还未干的水渍,深色的眼眸似是盖上一层水雾,看不出眼中深意。

蓝湛看着这一画面,握笔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宣纸上留下了浅浅的墨水痕迹。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含光道长是看到我这样子心不静了啊。”魏无羡看到蓝湛难得如此,笑道。

“......”蓝湛没有说话,把脏了的宣纸放到一旁,拿了新的宣纸打算重新写,魏无羡却伸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蓝湛你别写了,我饿,想吃东西。”魏无羡说道,骨节分明的手拿走了蓝湛的笔。

虽然真挺饿的,但也只不过是借口罢了。

他想让蓝湛看着他。

TBC.

————————————————————————————————————————————

好像拖了很长的更呢......

抱歉了大家,今天刚放假第二天赶快把文码好写给你们。

车.......好像还很远呢......

之后的回忆杀听虐的,嗯我会死命虐的。

不过也是有糖的哦。

评论(26)
热度(44)
  1. 淡🍁语-苗麦芽糖maiya 转载了此文字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