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曦澄,追凌get√
通常说会填的坑其实都不会填(立flag),文风清奇,文手界的一股泥石流
敢戳我雷点试试
抄袭死全家

【织太】ECHO

*改编自bilibili的一个织太手书“ECHO”,已授权。

 @RENNE 

*CP织太,可能有隐藏CP

*都市传说paro,表示原手书我看了不下N遍又看了看隐藏设定才敢发上来的。

————————————————————————

黄昏之时,所有景色一片模糊,视线焦点放在躺在地上的红发男人身上,红发男人左胸被子弹贯穿,鲜血顺着致命伤口处流出,染红一片大理石地板。

同样染上鲜血的手无力地拂过黑卷发少年的脸颊,黑发少年用自己的手抓住他那抚摸着自己的手,像是依依不舍般凝视着死去的他。

“织田作!”平躺在双人床右侧的太宰猛然起身,头痛欲裂。

用手摸了摸额头,发现额处已被冷汗覆盖。

原来是梦......

稍微清醒过来,甩了甩被汗水黏在两颊旁的微卷发丝,衬衫已经黏住皮肤,类似于束缚的感觉令太宰十分不快。

凌晨了啊?

太宰扭头去看床头柜的电子钟,荧光绿微微闪烁着,形成了4:44的数字。

不吉利的梦总会在不吉利的时间发生吗......

再次扭头看着枕边的爱人,于自己的梦中遭遇不幸的红发男人正安静地背对着自己睡觉,并没有因为枕边人突然醒来而被吵醒。

最近赶稿太累了吧......

轻轻用食指把玩他的发丝,露出安心的笑容。

还好只是梦。

——————————————————————————

“太宰,起床了。”

七点时分,横滨道路上的打工族越来越多,有着鲜红色头发的男人先是把两人份的早饭做好,换上自己爱穿的黑白条纹衬衫,再去叫醒最近和自己一样睡眠不足的太宰。

“......呼哈~~嗯......又是咖喱吗?”刚睡醒迷迷糊糊中就有一股咖喱味扑鼻而来,用黏糊的声音问自己的爱人。

两人的生活简单而快乐,一个爱吵爱闹,在饭桌前经常在他面前喋喋不休地挑起话题,一个爱听他说话不嫌弃他,两人很少发生不和谐的争吵氛围。

因为他了解他。

————

“呐呐听我说啊织田作,国木田君昨天又被我骗了,然后敦君......”边吃咖喱边和对面的男人说话,从自己上班的趣事到织田作自己写的小说。

吃完早饭,经过浴室,把自己的碗筷放到厨房里的洗碗槽。

嗯?毛巾和牙刷怎么都多了一个?织田作买多了吗?不对吧要真是买多了就放在柜子里啊。

只是细想了一会,也没太在意,反正一会儿织田作发现了就会收回去。

“阿勒?织田作你是不是多做了一份咖喱啊?”这次太宰把疑问说出来了,指了指餐桌上太宰位置旁边的一份咖喱饭。

“不小心做多了吗?那......我收到便当盒里太宰你中午拿去吃吧。”看到自己完全没留意到的,正装在瓷盘上被冷落的咖喱饭,转过头就看到太宰一副‘我想拿回侦探社去吃’的期待模样便如此说道。

“谢谢~”故意拖长尾音表达自己的喜悦。

——————

把仍有热度的咖喱饭装在保温的便当盒内,把它用红色布袋包好拿给太宰,

“哦~”太宰看着眼前装得满满的便当,眼眸闪闪发亮,好像很喜欢织田作做给他的咖喱饭,其实他是想那咖喱饭回去炫耀自己有那么好的织田作,以便气气自己的搭档,更何况他不讨厌织田作做的咖喱饭。

以前出门都除了手机都不带任何东西的太宰拿了一个和他感觉格格不入的便当盒出门。

“那我出门咯。”

“嗯,路上小心。”用手心揉了揉太宰蓬松的黑发,原本看似没有打理的卷发更显得凌乱了,被摸头的太宰鲜少的显露出高兴的神情。

他只在他面前露出真挚的感情。

在离开家之前,两人互相给了对方一个再见吻。

——————

太宰琥珀色的瞳孔一阵收缩,微微颤抖着的眼眸映射出了———— 自己和织田作在玄关前深情接吻,织田作把太宰抱入怀里,像珍视物一般抱紧他。

我才是太宰。

太宰大脑不断思考着,从未感到如此无助,织田作不是......

......我......

—————————————————————————————————————

“早安~敦,镜花酱!”一进门就是先跟自己可爱的后辈们打招呼,精神奕奕的状态仍然不变。

“早安,太宰先生。”

“早上好......太宰先生,便当盒。”

两位后辈依次打招呼,不过对于世界第一吃货泉镜花来说,第一时间就注意到太宰今天的便当盒。

“嗯?太宰先生平时都不带便当吧,楼下就是咖啡厅,没必要带啊。”敦用柔和的语气回应一句。

“今天织田作特意准备了一份咖喱给我带回来吃呢。”把便当盒提到自己胸口前的高度示意。

“明明楼下就是咖啡厅不用带便当过来吃,是特意炫耀吧。”

“怎么了?难道国木田君羡慕了吗?”

“没有在羡慕!”坐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工作的国木田听到太宰的话立刻反驳会去。

羡慕了啊......

中岛敦始终没有把这句致命的吐槽说出来。

————————

午餐时分,敦和镜花坐在一块一起吃相同的餐点,聊着两人感兴趣的东西,

“所以呢?接下来怎样?”

“然后,玛丽再次打电话给小女孩,女孩再次接听电话,玛丽说‘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敦滔滔不绝地说着不知道哪儿听来的怪谈,镜花则用心聆听。

嗯,年轻人爱玩的东西。

太宰则是在一旁吃着咖喱,国木田强制性拉着贤治去接任务。

敦看着太宰大口大口地吃着咖喱,乐滋滋的。

看到这样的太宰,敦不禁定睛看着,思考自己一直想着的问题。

“总觉得,太宰先生,很不可思议呢。”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哦?怎么了吗,敦君?”吃着咖喱,含糊不清的问句,显然没被敦这句话吓到。

“明明平常是这么悠闲的样子,每天却都能准时来侦探社上班呢。”

“这多亏织田作呀,每天都用早饭的香味叫醒我!”把便当盒高高举起到头上,完全不怕自己一个手滑导致自己全身就会是咖喱味。

“织田作先生吗......感觉是个很不错的人。”听惯了太宰常常把‘织田作’挂在嘴边,已经不止一次好奇这个能把太宰收服的人。

“没错没错!他穿围裙做饭的样子可好看了!”

“......不我不是指这个......”

“呼呼......我也想选个良辰吉日————”

“把我家的那位介绍给你们呢!”

他们都没见过织田作呢。

————————————————————

耳边响起朦胧的声音,堕入深渊的声音。

一片漆黑......不,周围并非完全漆黑,旁边都是————千百只眼睛,浑浊的,啡黑色的污浊眼眸。

给我!

————————————————————

真是糟透的梦境啊......和被刀刃刮成肉块难以死去一样糟糕。

太宰泼了泼被汗水粘住的卷发丝。

时间是4:44,

睡在旁边的爱人一如既往的安静,周围充斥着死寂般的糟糕氛围,

只有自己和织田作而已。

但太宰知道,

这里,有谁在看着织田作。

TBC.

评论(4)
热度(34)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