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曦澄,追凌get√
通常说会填的坑其实都不会填(立flag),文风清奇,文手界的一股泥石流
敢戳我雷点试试
抄袭死全家

ECHO(二)

*已授权

*人设是朝雾的,故事是RENNE的,文章是我的

*CP织太,隐藏CP可能有
@RENNE

——————————————————

太宰知道有人在看着织田作.

虽然这份感觉很没有实感,但自己对自己的观察力一直很有信心,不可能会错的。

每当太宰因梦中织田作死去而惊醒时,织田作只是在自己的旁边睡着,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动作而醒来,这令太宰感到毫无安全感,

明明应该会醒过来安慰我的......

在织田作面前一直是个孩子一样的太宰如此想到。

——————————————————

早上七点,织田作把饶人清梦的闹铃关掉,转过身来,并没有发现原本应该熟睡在自己怀里的枕边人,而客厅则开了灯。

太宰比自己早起。

这个认知就足以让织田作从半梦半醒的状态变得完全清醒。

‘完全不认为太宰会比自己早起床’这种吐槽织田作是不会想到的。

他爬下床,走出卧室,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太宰正翻着不知哪儿来的,上面写着‘理想’的笔记。

与其说不知哪儿来的,应该说是不知如何顺过来的。

然而太宰并无心观看国木田的笔记上那些绝不可能实现的项目,什么要太宰努力工作啊,理想女性的条件啊,他可是完全没有在思考那些噩梦时顺便把这些记住。

现在正值初春,气温虽然比冬天要高,但寒风吹过时还是能令人不禁哆嗦,太宰穿着白衬衫,身上披着平时穿的卡其色大衣,头发乱糟糟的,在清晨安静的气氛下,显得十分颓废,毫无精神可言。

织田作走过去,帮坐着的太宰整理卷发,太宰放下笔记,抱住织田作的腰肢,像孩子一样把头埋进织田作的腹部。

“睡醒了就去梳洗吧。”

“嗯......”太宰仍然丝毫不动只是含糊地回应一个字,深深吸一口气再吐出来。

“最近太累了吗?”

织田作思考着,太宰比自己早起床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侦探社最近开始忙起来,经常被迫晚归,而且太宰还是在已经欺骗了国木田而提早回家的情况下十二点才回来的,太宰又老是赖床,除非——

他一整晚压根没睡。

“失眠了?”织田作如是问道。

怀中人肩膀哆嗦一下便没有动静,过几秒才犹豫的哼出“嗯”。

织田作微微弯腰,吻了吻太宰的发旋,并叮嘱他要好好休息。

在织田作的催促下,太宰才肯进浴室洗漱,要不是织田作,他还想让织田作抱自己进去帮他洗漱呢。

他实在累得不行,像被人抽掉身上所有精力一样。

————————————————————

是从镜子里......

千千万万个他就像饿狼群般,虎视眈眈着他。

他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

————————————————————

两人坐在餐桌前面对面地吃着早饭,太宰用筷子夹起一口白饭,思考一会,说:“最近这周围小偷很多呢。”

“是嘛。”织田作回应太宰表示他在听,但同时也在疑问着,平常的太宰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说不定已经来这里走过一遭了。”

“......是吗?”

“织田作不这么想吗?有第三个人,在这里。”

“我没有看到其他人。”

——————————————————

餐桌上摆满了饭碗,连放其他食物的地方都没有了。

所有盛饭的饭碗上,都插了一双筷子在上面,

只有死人才会吃的。

不止一个,有千千万万个。

给我。

还给我。

———————————————————

今天的侦探社并不想平常一样吵吵闹闹,原本负责吵闹的太宰治一回来就顶着一副黑脸回来,往自己位置坐就托腮思考,国木田虽然感到诧异,但遇到安静的太宰自己也能好好工作不用折腾,也没怎么理会。

太宰治其实在心里已经有底了,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最近黑手党的森先生已经下令与侦探社暂时和解,生意斗争上绝不与侦探社沾边,不可能会找上门来,织田作已经不杀人好多年了,仇家也排除......

除了自己以外,并没有人会用如此强大的执念看着织田作。

而且不止一个人在盯着他,这个太宰非常肯定。

也不会有人恶作剧,如此精心布置,搞得太宰觉得困扰的恶作剧世上可是一个人也没有。

即使太宰不相信鬼神之说,但这一连串的事情并非凭空出现,令他心里有一瞬掠过这个想法。

旁边的敦和镜花仍然在谈论着最近火热的都市传说。

无视旁边国木田大喊催促自己工作的叫骂,太宰说了句“我出去一下”便离开侦探社,整个社内只留下国木田的咒骂以及卦在玄关出的铃铛声。

这是一个荒谬的想法,但这想法无疑是正确的————

————太宰治在看着织田作。

TBC.

评论
热度(24)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