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曦澄,追凌get√
通常说会填的坑其实都不会填(立flag),文风清奇,文手界的一股泥石流
敢戳我雷点试试
抄袭死全家

【织太】ECHO(三)

*CP为织太,CP为织太,CP为织太!!!避雷者慎入。

*此文原作为RENNE太太,已授权。

*OOC慎入。

太宰自出去侦探社已经过了几个小时,正当国木田想出去外面的和把太宰拽回来的时候,太宰才开门回来。

国木田提起太宰的衣领“太宰你又哪儿去了?报告还没写完就出去!”

“诶~因为刚刚突然想到:这么美丽的天气下,找个美女一起殉情可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呢,就去找美女了。”太宰脸颊冒出红晕桃花眼眯成一条线做出幸福样,在国木田看来这是一副蠢样。

“太宰先生不是已经有织田先生了吗?”敦在处理文件,小声地吐槽一句。

“听到了哟敦君,只是去找一下美人而已嘛织田作不会在意的。”太宰夸张地指着敦如此说道。

“织田先生真是辛苦呢每一次每一次都要把你从河边就出来,你到底还要给别人添多少麻烦啊!”国木田并不领情,继续晃着太宰的衣领大声叫骂。

“不不不这次不是河边哦~”太宰反驳了‘每次都是河边’这句话。

“我管你是去了哪儿啊!”

“我去了酒吧。”

国木田不想听还是听到了‘酒吧’二字,放开太宰的衣领,后退几步,仰头看着天花板。

全场肃静。

“国木田先生?”敦小心翼翼地喊了一下国木田。

“刚刚那一刹那,我晕了过去......你!你还要给别人添多少麻烦才会甘心啊!还要添多少麻烦!”这次并没有抓太宰的衣领,而是改成掐住他的脖子。

“啊哈哈哈哈哈~”太宰发出了得逞的笑声。

“可恶,因为太宰这家伙浪费了一分钟35秒,喂太宰,马上就是午饭时间了,给我在这期间写好报告,不然......”放开了太宰看了看左手上的手表,转过身打算把一叠纸张给太宰搞定。

“午饭时间了呢~国木田君,我去跟敦和小镜花去吃饭了哟~剩下的就交给你吧。”太宰抓起敦跟小镜花离开了侦探社。

“喂太宰!太宰!”不能再耽搁文件了,呵斥了太宰几下便暂时作罢,等他回来有够他受的。

——————————————————————————

“太宰先生,真的没问题吗?就这样把国木田先生放在侦探社里......”

敦和镜花,太宰坐在里侦探社不远的饭店里,据说这里咖喱不错,太宰替三人点了咖喱,镜花坐在敦旁边,用勺子搅拌了一勺第一次见的咖喱,吃了一口之后满眼星星,就这么吃着完全没说话。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对了,说说你们最近喜欢上的都市传说吧,正好有兴趣。”

太宰面不改色地撒谎着,他对这种口耳相传的虚假之说完全没兴趣。

“诶?太宰先生什么时候对这些感兴趣的?”

“只是好奇啦,小镜花,咖喱好吃吗?我告诉你,织田作做的咖喱超级好吃的,下次想吃的话可以打包给你哦~虽然很辣就是了~”只回应了敦一下就转过头把注意力投向镜花,看见镜花点点头便竖起右手食指故意做出调皮样来逗镜花。

吃没多久敦和镜花就开始聊起了都市传说,一如太宰的想法般流畅地继续谈话,但却没有找到什么好情报。

是自己多虑了吧?

这个想法直到敦开始付账的时候破灭。

“嗯?落地镜?”只是提起了落地镜三个字,一向直觉准确但从不靠直觉的太宰稍微不安,不禁提问。

“太宰先生不知道吗?是最近开始火热起来的‘落地镜怪谈’,听说不少人都遭遇了。”敦把视线从镜花转向太宰。

“诶~真的假的?那是什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最近在沉迷另一个都市传说,也没注意落地镜。”

“敦君,现在交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帮我把落地镜怪谈的情报收拾好一会向我汇报,至少要交代它是这样的存在。”没人能料到太宰的想法,但要是太宰能做出的,即使多么天马行空他也能做的出来。

“嗯......虽然不太明白,但是知道了。”吃完饭后干劲满满,依然天真无邪的敦握紧拳头回答太宰。

“很好哦敦君。”太宰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

“查到了太宰先生。”敦提着一部手提电脑来到太宰面前,顺手拿过一张电脑椅便坐了下来。

“刚刚在一家都市传说的网站上,看到了关于‘落地镜’的怪谈呢。”

“那是会毫无征兆突然出现在家里的,能够连接‘平行世界的自己’的灵异道具。”

”敦照着网上的解说一字不漏地解说着。

“太宰先生?你的样子有点奇怪,怎么了?”对面的太宰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敦小心的问了一句。

“......就没有发生什么伤亡事件吗?”太宰把原本压在下巴上的食指放下,直视着敦。

敦再次把视线转到电脑上。

“确实......这面镜子似乎没有引发过伤亡。”

“.......已经没有更详细的介绍了,真的是很神秘呢。”

“......”太宰不再说话,再次陷入沉思。

侦探社的人都以疑惑的眼神附加于太宰身上,他们从没见过太宰露出这种表情。

就这种就像是原本了如指掌的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的慌张,以及悲伤,后悔,惊讶的情绪融合一起。

然后所有人看着太宰站起身来,低着头走进社长室,没有人看到,也看不懂他的表情。

“好了,各位继续工作。”最后还是国木田一声警告其他人才回过神来继续自己手头工作,敦则用腿蹬着地板把自己跟电脑椅挪到自己工作岗位上。

——————————————————

“社长,我今天不太舒服,想早退。”

社长放下茶杯,看着太宰,没有做任何事却充满了威胁力的社长用双眸看着太宰。

“既然不舒服就回去休息一会吧,准了。”社长闭上眼睛以作休息,拿起日式茶杯开始喝茶。

“谢谢社长。”微微鞠躬,太宰便走出侦探社。

“喂这!..................社长,您为什么还批准太宰放假啊,一看就是装的。”国木田呆滞的看着太宰大摇大摆走出侦探社,回过神来,立刻跑去社长室。

即便多么激动,也不敢在社长面前造次。

“太宰君明显面露倦色,还是让他休息一下吧。”

“面露倦色,太宰这个月已经偷溜出去好几次了,刚刚就溜走了一次......”对于‘面露倦色’这个词,国木田认为这显然不适合太宰。

社长没有回答,只是慢慢地喝茶以作休息,国木田见状,也不敢多说什么,即使心有疑问,也只是向社长鞠躬后怀着不明所以的心情离开社长室。

——————————————————

现在无论得出的结论多么荒谬,但就只有这么一个答案了。

这种不真实感令太宰不仅哆嗦。

打开家门,出门前已经把窗帘拉上,客厅死气沉沉。

不知织田作去了哪儿,可能失去买东西了。

太宰脱下皮鞋,从鞋柜拿出拖鞋,穿上后便走去卧室,一打开门的左边便是一面全身镜。

太宰走到全身镜面前,镜子倒映出的自己,脸色呈现出病态的苍白,眉头紧皱,身体以最大限度抑制住颤抖,自己的表情犹如嚎啕大哭的孩子一样。

他坐直起来,慢慢地,伸出手来,镜面微凉的触感经过指腹的细小神经传达到心脏。

太宰治很清楚,

镜子对面的人不是自己。

TBC.

评论(2)
热度(21)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