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曦澄,追凌get√
通常说会填的坑其实都不会填(立flag),文风清奇,文手界的一股泥石流
敢戳我雷点试试
抄袭死全家

【忘羨】述君情(七)

*前世原作叽x九尾天狐羡,今生云游道人湛x小狐妖婴

*惊现吃自己醋的小狐狸羡

*毫无逻辑,ooc慎入

*有些小虐......吧

*拒绝撕逼

————————————————————————————————————

第七章————妖怪

涂山繁荣道路气氛软红*1,周围都是人类跟妖怪,叫卖声不断,偶尔还会看见卖家买家讨价还价的吵架声。

魏婴骑着头驴,嘴里叼着糖葫芦,咀嚼着大颗的山楂还要防备不要让糖葫芦掉下,右手拿缰绳,时不时扯一下稳住那头驴,左手拿苹果让驴子边走边吃,看起来有些自顾不暇。

“都几个时辰了,二哥哥这么还没来?”魏婴心道,几个时辰前蓝湛让自己在涂山先玩一会,自己跟那个狐妖姐姐说一会话。

想到这里,魏婴拿着竹签,狠狠咬了口山楂,没有外层冰糖的甜腻,里面的山楂酸酸涩涩的,跟自己现在的心情一样。

吃完糖葫芦,自己开始牙痒,跟竹签过不去,将竹签啃得凹凸不平,竹丝分开,直到啃得自己满意后再往地上扔。

看了看周围,几乎都是跟自己一样的狐妖们,还有些人类会来涂山作客,面对与自己不同的狐妖也不会感觉奇怪,肩并肩地在路上畅谈,有些甚至勾肩搭背起来。

若是以前的自己看到这幅场景或许会感到很新鲜,但现在的自己却是没什么反应,许是早就习惯了。

“诶诶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来光顾我们琼溪客栈勒!还有说书人在这里讲述涂山许多的故事!走过路过......诶客官,来来这边请。”一位客栈小二在门外大声宣传新客栈,看见魏婴骑着一头驴过来,腰间配剑,想必肯定是正人名士,连忙招呼他。

将驴子的缰绳在马棚里的木柱上牢牢栓住后,带着魏婴去楼上坐着,这客栈装潢华丽,周围都是红色的灯笼和紫木做的桌椅装饰。

其实魏婴并不饿,一路骑着驴去苦情树一直买路边摊的小吃,自己只是听闻路人说琼溪客栈的酒十分香醇,刚好魏婴想解解酒瘾,顺便在这里等蓝湛。

“先拿几坛你们最能拿得出手的酒吧。”魏婴将些碎银子放在桌上说道。

“客官啊,您这可真难到我了,我们这个客栈的酒都是一等一的好酒啊!”小二没有立刻收下银子,惯例地先捧一下自己的客栈。

“那你......推荐一下你们这里的一款酒呗。”魏婴自然猜到小二会说这样的话,客栈小二十有八九都会说这句。

“我们这里有一款酒,叫‘狐念’,客官想必也知道狐念之术是我们涂山狐妖的法术之一,这个酒一喝下去之后自己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但能喝上整整一坛却不胡言乱语的却从来没有一个。”小二滔滔不绝地开始给魏婴讲解着。

“那就给我......来三坛!”魏婴举起手比了比三个手指头。

“好嘞客官!爽快!”小二听完之后立刻拿起桌上的银子,转身便走。

很快小二就拿了些花生跟一坛酒上来。

“客官先尝一坛,不好不要钱!”这名小二是性烈之人,爽快地说道。

魏婴仰头便喝,‘狐念’闻起来香而浓,品起来淳而烈,的确是好酒,虽然还是比之前在姑苏遇到的‘天子笑’略输一筹,但也是难得一见的香醇美酒。

“好酒!”魏婴用袖子擦一下嘴,笑道。

“客官真是厉害,一大口灌下去也面不改色,之前的客官要么就是喝得面容扭曲,要么就是红了个脸,有些还没喝进喉咙就被我们的烈酒呛到了。”

“那就不打扰客官了,慢用,小的一会就给你端上另外两坛!”

“嗯嗯去吧去吧。”魏婴挥挥手道,他坐的位置在楼上的栏杆边,左脚放在椅子上,慵懒地用手支撑半个身子,挨着栏杆往楼下探去,听说书人的故事。

“上回我们讲了北山妖帝跟御妖国公主最后拯救妖怪,结束战争,北山妖帝为王。这次我们就讲,夷陵老祖与含光君之间发生的故事。”说书人讲起话来语气时高时低,肢体动作丰富,有好一部分人便是来听他讲故事的。

魏婴本来听得好好的,可听到最后一句话,拿着酒坛的手差点松开,将口里的酒液急匆匆喝完之后轻轻咳嗽两下。

“怎么又是这个夷陵老祖?最近老是听到他!”魏婴心道,但还是听下去,不做任何评论。

不听白不听,反正等不到蓝二哥哥,闲着也是闲着。

“夷陵老祖,字无羡,在五百年前被云梦江氏收为养子,一把灵剑在手斩杀无数鬼尸,英姿飒爽,当时可是数一数二的正人名士,可惜当时岐山温氏仗势欺人,剿灭江氏的莲花坞,将那里的地盘收入囊中,那时的江家只剩下逃亡着的江家公子跟魏无羡,魏无羡也被温氏抓住,被丢弃在乱葬岗,三个月后手执鬼笛陈情参加射日之征......”说书人挺着个大肚子,摇着纸扇滔滔不绝的说着。

“说来说去都是说这个魏无羡有多厉害而已吧,不过他倒是个有脑子的,知道怎么去驯服走尸鬼怪,在妖怪被排挤时第一个站出来帮助妖怪的。”魏婴心道,一坛酒已经喝光。

魏婴酒量惊人,喝完一整坛烈酒也依旧面不改色,双手交叉放在栏杆上,头压着小臂静静听着,头部两侧的狐狸耳朵莫名有些刺痒便抖了抖。

虽说这个夷陵老祖让自己有些厌烦,但也不代表自己对他完全不好奇,那个狐妖姐姐的突然出现,蓝湛还答应跟她说话,八九不离十是这个夷陵老祖的事情。

魏婴用右侧一颗尖牙咬了咬酒坛边缘,蓝湛为了五百年前的夷陵老祖,让自己先离开......

仰起头来将酒液大口灌进喉咙里,一路来到涂山,耳边似乎都是‘含光君’‘夷陵老祖’的事情,倒是让自己越来越好奇他们的曾经了。

“当时的魏无羡被温家抓去,扔进乱葬岗里自生自灭,本来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可三个月后,讨伐温家的‘射日之征’爆发,魏无羡单靠一身御鬼术,操纵着百只魍魉,在战场前线杀敌无数!”

所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

魏无羡蜷缩着腰肢,手捂住不断出血的丹田位置,蹒跚着走在大街边上。

自己现在全身脏兮兮的,却又饥饿难耐,浑浑噩噩地进了一间客栈,必须得休息一下。

“诶客官!是打尖吗?”一位身着粗衣麻布的小二走了过来,殷殷切切的说道。

不对,自己现在跟个乞丐似的,小二没把自己赶出去就不错了。

想到此处,魏无羡抬起头来,周围坐着的人均披着黑斗篷,肯定是温家人没跑了。

果然,温晁突然出现,身边还带着王灵娇,披着黑衣的全都是温家人,刚刚那个小二早就不知逃去何方。

魏无羡现在毫无还手之力,与一群用剑的温家人对抗也开始渐渐乏力。

可不知为何,自己的丹田之处却越来越灼热,莫不是剖丹的副作用?

魏无羡的身体向左移,躲开了袭击,另一边又一个门生一剑刺过来,他再挪步躲开。

丹田的异象非但没有退散的迹象,反而更为灼热,像有一把火在那里烤着一样,这让魏无羡额上冒出汗来,但自己的灵力好像回来了一样,身体开始有劲,躲起来也开始加速起来。

奇怪,明明金丹已经没有了。

虽然身上的伤口仍然疼痛无比,但也无暇顾及,渐渐地,魏无羡甚至能单靠手脚对付那帮修为半吊子的温家人。

“一群吃饭不干活的!抓一个没有武器的家伙也抓不到!”温晁在一旁看着魏无羡又一脚踹走了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干着急,向手下怒吼。

可十几号人,已经有一半人被魏无羡踹倒在地,几个人联手对抗他也毫无进展,还有几个没出息地站在一边看着他们,愣是不敢出去抢这个风头。

“温公子消消气,这个魏无羡没有剑,又受了伤,熬不了多久的。”王灵娇微微蹲下,用手顺了顺温晁的胸膛。

温晁看着魏无羡又打飞了个对手,这叫熬不了多久吗?他本是要坐在一旁看着魏无羡没抓住,被自己踩在脚下,被自己嘲笑才对,魏无羡现在的样子,这么可能被抓得住?

“温逐流呢?站在一边干啥?快抓住魏无羡啊!你瞎了没看他快跑了吗!”温晁气恼,没耐性地推开王灵娇,扭头吩咐着温逐流。

闻言,温逐流一个箭步冲出去,将泛着白光的灵力凝聚在右手,拍向魏无羡。

魏无羡转身,也一掌与温逐流对峙。

红色的光顺着魏无羡的筋脉,流到他的手掌之中,两人的掌间缝隙也同样浮现出红光。

不单是温逐流跟温晁,连魏无羡都惊讶得瞪大眼睛。

温逐流回过神来,手掌发力将魏无羡拍飞,魏无羡及时收手,但整个人飞了出去,背部狠狠地撞在墙壁上,跪在一边吐血,但魏无羡似是毫无知觉,任由淤血从口中流出地落在地,眼睛瞪大死死地看着自己的手心。

“怎,怎么回事!你不是‘化丹手’吗?刚刚那一掌这么没把他金丹给震碎!”温晁骂道,对现在的状况一头雾水。

“他没有金丹。”温逐流语气平淡道。

“屁!没有金丹那他刚刚的灵力哪儿来的!”温晁不相信,反驳道。

“他丹田内的确没有金丹,却有妖丹在里面,但凡是妖丹跟阴丹我并没有办法化掉。”温逐流不急不慢地给温晁讲解着。

“妖,妖丹?魏无羡是妖怪?”温晁惊讶极了,坐在椅上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什么?

魏无羡也没有动。

我是妖怪?魏无羡现在脑海像是被这个问题挤满,头脑昏涨欲裂。

他想起来了小时候的事。

小到还是自己父母尚在的时候。

随着年纪越大,自己对父母的印象也越模糊,但这个画面,此时却清晰地印在脑海里。

小时候母亲经常往他自己身上运输着灵力,平伏自己体内流窜着的另一股力量,每次弄完母亲都满头大汗,自己用肉乎乎的手帮她抹汗,她便笑了出来,然后转头与一位高大的男人说话,那时的自己识不了几个字,只听懂了“妖怪”,“一个月后”,“再次”,“压制”等字眼。

现在看来,应该是母亲用自己的法力抑制住自己的妖丹吧。

自己流浪的时候抑制被一群痞子欺负,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是妖怪。

但似乎.....不止是这样,还忘了什么?

自己被江家收养之后,江叔叔也每月都给自己运输灵力,有时自己要离开好一阵子,虞夫人也会嫌弃地抓住自己的手运灵力给自己,然后甩袖而去。

自己并没有思考过这种行为,还以为是江叔叔是怕自己灵力不够强大而......

魏无羡脑子渐渐空白,呆呆地跪在原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家的大弟子居然是妖怪!如果这件事传出去的话,那要笑掉多少人的大牙?”温晁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指着魏无羡,站起来捧腹大笑。

魏无羡终于有些反应,冷冷地看着温晁。

然后,

一拳招呼过去。

温晁一个措不及防,鼻子被魏无羡打歪,躺在地上惨叫着。

王灵娇被吓得尖叫,温逐流跑过去,一拳打在魏无羡的丹田位置。

那处前几天的伤还尚未痊愈,刚刚又化出妖丹在内,可谓是脆弱至极,被这样实实挨了一拳,魏无羡脸色煞白,趴在地上捂住腹部,紧紧咬着牙关也还是发出了一声悲鸣。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抓住他!”王灵娇将温晁扶起来,声音尖锐着大叫道。

那群温家人才从地上站起来,刚刚一直站在旁边的也走过去抓住魏无羡,将他用捆仙索牢牢绑住。

温晁被王灵娇扶着,重新坐在椅子上,不顾魏无羡现在是否疼得厉害,一脚踩在他头上。

知道对方是妖怪,温晁似乎更为肆无忌惮,反正现在正是人与妖水火不容的时候,温家也经常抓一些妖怪来当俘虏,温晁老拿妖怪为乐,虐待妖怪很是拿手,更别说怜悯妖怪了。

将脚从魏无羡头上拿开,鞋底踏在地上搓了搓,血迹被自己擦在地板上。

又一脚踢在他的脸颊边,嘴上的咒骂更是厉害。

而魏无羡却好像没有意识,一动不动。

“这就趴下了?!这臭妖怪,在屠戮玄武洞底不是挺能跳的吗?一掌就不行啦?哈哈哈哈,你再跳啊,让你猖狂!”脚掌踩在魏无羡的背部,温晁更是不爽,又用力踩了几下才解气。

“快!温公子,快砍了他的手!他还欠着咱们一条手臂呢!”王灵娇纤长的手指指着魏无羡道。

“不不不,不急着。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小子,砍手流血太多,一会儿死了就没意思了。”温晁说完,把手指放在下巴上,摆出一副寻思的模样,脑子里想的却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怎么办?温公子,要不我们先打了他半死,再砍手!”王灵娇‘灵机一动’,急不可耐地说道。

“我就在想怎么打啊,啧,这死妖怪。”眼珠子往下瞧着,魏无羡被自己踩在脚下却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

这让温晁怎么踩也不解气,一气之下便往他头上大力才好几下,知道鲜血顺着鞋底滴在地上才消停,转头跟王灵娇和手下们讨论怎么折磨魏无羡。

“好啊!你们有什么酷刑,尽管来!”他们在那边讨论得正欢时,魏无羡扭头吐出一口血大声道,被血浸过得喉咙疼痛无比,声音嘶哑。

“这可是你说的!”王灵娇道。

“臭妖怪!死到临头了你还逞什么英雄!”温晁鄙夷道。

“正是因为死到临头了,我才高兴!我还害怕我死不了呢。够胆你们就折磨死我!越残忍越好,我死后必然化为凶煞厉鬼,日夜纠缠岐山温氏上上下下,诅咒你们!”魏无羡冷笑道。

这下子温晁也愣了一愣,要是真将他折磨死了,魏无羡很有可能会变成恶鬼。

“温公子,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呀。又不是人人死后都能化为厉鬼,天时地利人和,缺一样都化不成!何况他还是只妖怪!就算真的化成了,难道岐山温氏还收拾不了这一只孤魂野鬼!咱们到处抓人抓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惩治他吗,难道就因为他瞎吹几句,这就放过他了?”

王灵娇看见温晁犹豫,急着说道,要是温晁就此收手,自己那几巴掌岂不是讨不回来?

“当然不可能!”温晁道。

魏无羡心知必死无疑,反而越来越冷静,温晁看见他这幅表情,心中不快,又有些毛骨悚然,往他脸上又来了几脚。

“臭妖怪,看什么看!脏死了!”温晁骂道,忽然,他想起来一件事。

其余门生也壮了胆子,对着魏无羡一通暴打。

“够了。”温晁招招手,让门生停止攻击。

“该下杀手了?死了也就那样,不比活着差,还有三成机会能化为厉鬼报复!”想到死了之后能向温狗报仇,魏无羡心里居然油然而生了一种兴奋。

“话说,你是妖怪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是什么妖怪?”温晁俯视着魏无羡,问道。

“你问我我就会答?你莫不是,哦不,你就是个傻的。”魏无羡不屑道。

“妈///////的,跟妖怪说话就是费劲!魏婴,你是不是总觉得你天不怕地不怕,又勇敢又伟大?”温晁更是气,骂道。

 “咦,温狗竟然也有说人话的时候?”魏无羡佯装讶然道。

“你耍吧,尽管耍嘴皮子。我倒要看看,你能装英雄好汉硬气到什么时候!温逐流!”温晁叫道,温逐流便走了过来,面向魏无羡,蹲了下来,抓住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魏无羡被温逐流抓住双腕跟右腿,突然尖叫道。

门生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被抓了一下就能逼得刚刚怎么都不叫出来的魏无羡惨叫,更是畏惧这个温逐流。

可魏无羡怎么可能不知,温逐流刚刚一抓,灵力贯穿进他的筋脉,直至丹田,妖丹跟擅自闯入的灵力互相排斥,妖丹不停地摇动,妖力在身体乱窜,让自己的双手筋脉全部断掉,右腿跟双臂的骨也跟着断掉,魏无羡能感觉自己的手臂骨分开两半,骨头几乎全碎。

即使没被砍掉手臂,自己的手也算是废了。

妖丹被灵力刺激,自己的妖形也开始出来,黄色的狐狸耳朵突然冒出横在头部两侧。

“是狐狸?涂山的?切,难怪,涂山一个个都是贱货,连个被扔的也是这样。”温晁看着魏无羡冒出来的狐狸形态,口中的辱骂更为难以入耳,似乎以前吃过涂山的亏。

“哼,是个狐狸生出来的种啊,公子还是离他远一点,免得被这只狐狸迷惑了。也难怪那个泼妇一直看他不顺眼,原来是他身上那股狐狸味啊。”王灵娇轻轻拽住温晁的袖子让他离魏无羡远点,还不忘侮辱一番。

而魏无羡似是没有听到,或者是听到了也知道没有办法索性不出手,只是死命的盯着温逐流的样子,让自己牢牢记住,等自己变成恶鬼的时候能找他报仇

门生抓住魏无羡,一行人带着他御剑飞行,到了一个地方,那里鬼气逼人,死了不少人的样子。

“魏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个地方,叫做乱葬岗。”

“这个乱葬岗就在夷陵,你们云梦那边肯定也听过它的大名。这是一座尸山,古战场,山上随便找个地方,一铲子挖下去,都能挖到一具尸体。而且有什么无名尸,也都卷个席子就扔到这里。”

“你看看这黑气,啧啧啧,戾气重吧?怨气浓吧?连我们温家都拿它没办法,只能围住它禁止人出入。这还是白天,到了晚上,里面真的什——么东西都会有的。活人进到这里,连人带魂,有去无回,永远也别想出来。”温晁的剑逐渐往下,抓住魏无羡的头发让他好好看看这座黑山。

“你,也永远都别想出来!”说完,他便用力扯魏无羡的头发,将他掀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BC.

————————————————————————————————————

*1软红是热闹的意思。

**这章前世回忆的对话有些事原文节选,也有些是我自己加上去跟修改的,比如狐狸,妖怪之类的。

最近有点忙,手机也摔坏了,费了好些时间。

这章是说魏无羡变成狐妖的原因。以前藏色散人经常用妖力压制住羡羡的妖丹,好让别人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时人与妖刚刚开始争斗,要是发现羡羡就死定了,所以藏色一直保护着他)直到他们死了之后羡羡流浪,好几年也没人帮他压制妖丹,大孩子自然不待见他。

流浪那段也有一段剧情的,大家好好期待吧~

下一章大概是魏无羡卷土归来,遇见刚跟自己表白没多久的蓝湛,还有现世发生的剧情。

顺便,祝大家双十一快乐~

我们下次见。

评论(4)
热度(25)

© 麦芽糖maiya | Powered by LOFTER